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现代商业杂志社-国内统一刊号:CN11-5392/F,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3-5889,全国中文流通经济类核心期刊
热门搜索:一带一路 现状与对策 影响 中小企业 建设问题 大型集团企业 发展 应用 企业 人力资源管理

管理纵横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导读 > 管理纵横 >

企业创新、代理成本和审计费用

2021-07-15 17:04 来源:www.xdsyzzs.com 发布:现代商业 阅读:

罗依茹 广州大学管理学院

摘要:本文选取20132019A股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分析企业创新研发投入对审计费用的影响。研究发现:企业创新研发投入与审计费用呈显著正相关关系。其次,这种正相关关系仅在国有企业和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的企业中显著,在非国有企业与内部控制良好的企业中并不显著。最后在进一步机制检验中发现,代理成本在其中起到部分中介作用。企业创新研发金额的投入会促使审计师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满足股东对高质量的审计报告的需求,从而导致审计费用的增加。

关键词:企业创新;代理成本;审计费用

一、引言

创新对企业而言是保持其核心竞争力的主要动力来源(陈金勇和舒维佳,2020),同时也始终是推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向前发展的重要力量。2020年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坚持创新在我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立自强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强调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人才强国战略、创新驱动发展战略,完善国家创新体系,加快建设科技强国。现有大量文献从公司层面探讨企业创新影响因素和经济后果。张璇等(2017)以2005年世界银行中国企业调查数据,发现信贷寻租和融资约束与企业的创新能力呈显著负相关。卢锐(2014)研究发现高管薪酬业绩高敏感性不仅可以有效促进高管进行创新行为,更能有效监督高管在创新投资过程中的机会主义行为。江轩宇等(2017)利用20042013年我国A股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研究发现可比性能够通过有效降低外部投资者和企业内部的信息不对称从而提高企业创新能力。

审计费用是提供审计服务的事务所和需要审计报告的企业就审计服务达成的价格(Simunic,1980),一般包括审计产品成本、风险成本和事务所正常利润三个部分(伍丽娜,2003)。现有文献从企业的层面研究发现,审计费用和企业规模、经济业务的复杂程度和上市公司所在地显著相关,其中当企业的经济业务的越复杂,企业的审计费用也越高(张继勋和徐奕,2005;刘斌和吴娅玲,2003)。王守海和杨亚军(2009)以20062007年我国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发现高质量的内部审计有助于减少审计费用。王雄元等(2014)以我国20072011年制造业上市公司为研究对象,从被审计单位角度发现客户集中度与审计费用显著负相关。

本文以20132019年所有A 股上市公司为样本,分析企业创新投入对审计费用的影响。研究发现:企业创新研发投入越高,企业的审计费用也越高。并且这种正相关关系仅在国有企业和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的企业中显著,在非国有企业与内部控制良好的企业中并不显著。最后在进一步机制检验中发现代理成本在其中起到部分中介作用。企业创新研发金额的投入会促使审计师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满足股东对高质量的审计报告的需求,从而导致审计费用的增加。

本文的研究贡献在于:第一,从企业创新的角度考虑对企业审计费用的影响,现有文献大多从企业的自身性质(张继勋和徐奕,2005;刘斌和吴娅玲,2003)、内部控制质量(杨德明等,2009;王雄元等,2014)等方面研究审计费用的影响因素。第二,进一步研究发现两者显著正相关仅存在于国有企业和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的企业,在内部控制本身就比较好的企业和非国有企业,企业创新不会显著影响审计费用。第三,揭示了企业创新对审计费用的作用机制。企业创新会加深管理层和股东的代理问题,进而在股东的高质量审计报告的要求下会促使审计师付出更多的时间和精力只是审计费用会增加。

余文结构安排如下:第二部分是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第三部分是研究设计;第四部分是本文的实证结果与分析;第五部分是稳健性检验;第六部分是进一步分析;最后是结论与启示。

二、理论分析与研究假设

企业创新投资项目一般具有投资周期长、不确定性大、风险大、结果可预测性低等特征。一方面从代理问题分析,研发投入金额大的企业信息不对称程度也越高,容易导致管理层滋生管理层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问题等机会主义行为,从而导致管理层与股东之间的代理问题更加严重(卢锐,2014;江轩宇等,2017)。另一方面从经营风险分析,贡筱冉(2019)认为企业创新作为一个高风险研发活动,一旦研发失败将会降低企业的市场竞争力降低、甚至面临破产,进而促使注册会计师提高该企业的审计风险。

而这两方面都会直接影响到审计费用。当被审单位的固有风险和控制风险的越高时,不但会增加事务所承担的审计风险,也会促使审计师投入更多的时间与精力从而降低重大错报风险,因此审计费用也会越高(伍利娜,2003)。蔡春等(2015)利用20042012A股上市公司数据发现,代理问题严重的公司其盈余操纵的幅度越大,事务所为弥补过高的审计风险会增加审计费用。曾颖和叶康涛(2005)以20112012A股上市公司数据研究发现,代理问题更为严重的公司往往会聘请高质量的外部审计师,对管理层的行为进行更为有效的监督和约束,从而提高企业的市场价值。同时Jensen1986)研究发现当企业存在严重的代理问题时,事务所会因此提高固有风险的评估水平并投入更多努力,从而增加审计收费。当被审单位的经营风险越高,也会促使事务所将会投入更多的审计工作(Bell et al2001)和人力、精力(Okeefe et al1994),并因此收取更高的审计费用。蔡吉甫(2007)以我国上市公司数据发现,当公司的面临的风险水平较高时,事务所为保证审计质量会降低检查风险水平、提高审计强度,从而增加审计费用。基于此,本文提出第一个假说:

H1:在其他因素不变的情况下,企业创新水平越高,审计收费越高。

国有企业由于自身性质存在“产权不清”和“所有者缺位”等公司治理问题,从所有者到管理层的链条太长,导致国企高管的权力过大,很少甚至不受到监督和制约(应千伟等,2020)。从而相对于非国有企业,国有企业发生“内部人”控制及管理层机会主义行为会更为严重。在企业进行创新时,更容易使管理层发生虚夸创新收益、隐瞒创新风险或将筹集到的资金用于个人消费等行为(江轩宇等,2017)。基于此,本文提出第二个假说:

H2:相较于非国有企业,国有企业的企业创新水平越高,审计收费越高。

内部控制制度是实现权力制衡的基本措施(杨雄胜,2005),有效的内部控制制度可以减少管理层的机会主义和利益侵占行为。相反,当内部控制制度存在缺陷,不能很好的约束管理层行为时会更容易滋生其机会主义行为。杨德明等(2009)研究发现内部控制与外部审计之间存在一定的替代效应。即当公司内部管理机制存在缺陷无法有效降低代理成本时,公司会寻求高质量外部审计。因此本文合理假设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的企业,会更有动机在企业创新时期聘请更为严格和高质量审计,从而保证自身股东利益。更为严格和高质量的审计,则需要事务所投入更多的人力、物力等。基于此,本文提出第三个假说:

H3:相较于内部控制良好的企业,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的企业创新水平越高,审计收费越高。

三、研究设计

(一)样本选取和数据来源

本文选取20132019年间,我国A股上市公司的财务数据为研究样本。并对样本进行以下处理:剔除样本期间被PTST*ST的公司;剔除金融行业的公司;剔除审计费用、企业研发投入金额等相关数据缺失的样本。最终得到21364个公司年度观测数据。同时为避免异常值对实证结果的影响,对主要连续变量在1%水平上进行Winsorize缩尾处理。所有财务数据均来自于CSMAR数据库。

(二)主要实证模型和样本定义

参考党力等(2015)和权小锋等(2018)的做法,本文构建如下模型用以检验本文的研究假设:

实证模型1

被解释变量审计费用INFEE,参考蔡吉甫(2007)采用年报审计费用的对数进行衡量。解释变量R&D表示企业创新,参考党力等(2015)的衡量方式采用企业创新研发投入金额的对数。同时参考权小锋等(2018)的做法,控制了企业规模(SIZE)、资产负债率(LEV)、公司成长性(GROWTH)、总资产净利润率(ROA)、是否八大事务所(BIG8)、市账比(MB)、财务报告意见(GC)和亏损状态(LOSS)等变量。

本文具体的变量定义如下表所示:

1   变量定义与说明

表1   变量定义与说明

(三)描述性统计

2报告了主要变量的描述性统计结果。INFEE的均值和标准差分别为13.81650.6827,表明不同企业之间的审计费用具有一定的差异。R&D的均值和标准差分别为14.54037.0092,表明不同企业之间的创新水平有很大差别。其中公司研发投入金额最小值和最大值分别为021.9222。该结果和党力等(2015)结果大致相同。

2   主要变量描述性统计

variable

obs.

mean

min

p50

max

std.

INFEE

21364

13.8165

12.4292

13.7101

16.3492

0.6827

R&D

21364

14.5403

0

17.4422

21.9222

7.0092

SIZE

21364

22.1944

19.0814

22.0317

26.3686

1.2953

LEV

21364

0.4311

0.0349

0.4207

0.9478

0.2093

GROWTH

21364

0.3108

-0.9661

0.0902

379.5457

4.6447

ROA

21364

0.0325

-0.6268

0.0342

0.2113

0.0732

BIG8

21364

0.6316

0

1

1

0.4824

MB

21364

0.6176

0.0566

0.6186

1.2265

0.2499

GC

21364

0.0383

0

0

1

0.1919

LOSS

21364

0.1071

0

0

1

0.3093

四、实证结果与分析

(一)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

3报告了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的分步回归结果。在模型(1)未控制其他变量和年度、行业效应下,企业创新投入的系数为0.0045,在1%水平下显著。表明企业创新研发投入越高,审计费用越大。在只控制了其他变量的情况下,审计费用系数在模型(2)中为0.0029,两者关系仍在1%水平下显著。在控制了年度、行业效应和所有控制变量的模型(3)下,企业创新投入的系数为0.0012,并5%的水平下显著。即企业的创新水平越高,事务所的审计费用也越高,符合H1预期。

3   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

VARIABLES

INFEE

1

2

3

R&D

0.0045***

    0.0029***

    0.0012**

 

(6.74)

  (6.66)

    (2.05)

SIZE

 

0.4369***

0.4325***

 

 

(138.29)

(127.62)

LEV

 

-0.0746***

0.0210

 

 

(-4.15)

(1.16)

GROWTH

 

-0.0005

-0.0001

 

 

(-0.79)

(-0.14)

ROA

 

-0.6000***

-0.4760***

 

 

(-10.57)

(-8.54)

BIG8

 

-0.0353***

-0.0357***

 

 

(-5.76)

(-5.95)

MB

 

-0.2129***

-0.2701***

 

 

(-14.31)

(-15.98)

GC

 

0.1804***

0.1427***

 

 

(10.85)

(8.80)

LOSS

 

0.0388***

0.0380***

 

 

(3.08)

(3.09)

Constant

13.7512***

    4.2725***

   4.2975***

 

(1,279.67)

  (68.36)

  (62.88)

INDUSTRY

未控制

  未控制

  控制

YEAR

未控制

  未控制

  控制

N

21,364

  21,364

  21,364

R-squared

0.002

  0.603

  0.626

           

(二)不同产权性质下,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

4报告了不同产权性质下,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的回归结果。我们发现在非国有企业下R&D系数为-0.0007,且结果不显著。但是在国有企业下,R&D系数为正,并在10%的水平下显著。这表明相较于非国有企业,地方国有企业中企业创新水平和审计费用显著正相关关系更为显著。符合本文的H2预期。

4   不同产权性质下,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

表4   不同产权性质下,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

(三)不同产权性质下,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

5报告了不同内部控制情况下,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的回归结果。我们发现在当企业的内部控制比较好的时候,即内部控制不存在缺陷的情况下,R&D系数为0.0007,结果显著。但当企业存在明显的内部控制缺陷的时候,R&D系数为0.0019,并在10%的水平下显著。这表明相较于内部控制完善的企业,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的企业创新水平和审计费用正相关关系更为显著。符合本文的H3预期。

5   不同内部控制情况下,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

表5   不同内部控制情况下,企业创新和审计费用

五、稳健性检验

为了保证本文结论的可靠性,本文采用以下方式对主要结果进行稳健性检验:

第一,内生性问题。本文采用Husman和固定效应回归模型对主假设进行回归分析缓解可能存在的进行内生性问题,结果不变。

第二,改变解释变量度量方法。本文参考吴延兵(2012)使用研发人员数量的自然对数作为企业创新的替代指标,对所有假设进行回归检验,回归结果未产生明显变化。

第三,缩小样本量。选用20152019年的数据重新进行检验,结果保持不变。

限于篇幅,以上结果不单独列示。

六、进一步研究

前文的实践结果表明,企业创新水平和审计费用呈显著正相关关系,即企业的创新水平越高,审计费用也越高。关于企业的创新水平如何能够影响该企业的审计费用,可能是通过影响代理成本,即“企业创新—代理成本—审计费用”。研发投入金额大的企业信息不对称程度也越高,容易导致管理层滋生管理层的道德风险和逆向选择问题等机会主义行为,(卢锐,2014;江轩宇等,2017),从而促使企业聘请审核更为严格和仔细的高质量的外部审计师,对管理层形成有效监督与约束(曾颖和叶康涛,2005Jensen1986)。基于上述分析,本文构建以代理成本为中介变量的模型(2)和(3)进行机制检验。其中的代理成本参考汤泰劼等(2020),以管理费用率作为衡量指标。

 模型

6报告了机制检验的回归结果。其中列(2)报告了模型(2)的回归结果,可以发现R&D的回归系数为正,在1%的水平上显著。说明企业创新投入会增加公司的代理成本。列(3)报告了模型(3)的回归结果其中AGENCYCOST的回归系数为正,在1%的水平上显著,存在部分中介效应。即说明该结果为“企业创新的投入导致审计费用的增加是因为企业代理成本的增加,会导致审计师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形成高质量的审计报告以满足股东的需求”的推论提供了支持。

6   企业创新、代理成本和审计费用

表6   企业创新、代理成本和审计费用

七、结论与启示

企业良好的创新能力是打造核心竞争力、助力企业长远发展的重要基础。创新能力的提高能为企业带来更好的发展,但其中可能存在的一些问题也需谨慎。在创新过程中,由于管理层的机会主义等行为,可能会给企业带来负面影响,但这些问题并非无法解决。相反只有这些问题得到应有重视和解决后,才能助力于企业良好发展。

本文选取20132019A股上市公司为研究样本,研究企业创新对审计费用的影响。研究发现:首先,企业创新研发的投入与审计费用呈显著正相关关系。其次,这种正相关关系仅在国有企业和内部控制存在缺陷的企业中显著,在非国有企业与内部控制良好的企业中并不显著。最后,在进一步研究中发现,企业创新的投入导致审计费用的增加是因为企业代理成本的增加,会促使审计师投入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来满足股东对高质量的审计报告的需求。

本文的研究结论对于正确了解企业创新具有重要意义。企业创新过程中,由于管理层和股东的利益存在不一致的情况,会存在一些机会主义。为有效解决这些问题, 一方面国有企业可以效应号召积极引进非国有资本不断完善内部监督机制;另一方面,也可以实施有效的薪酬激励制度,让管理层持股使管理层和股东的利益尽可能趋于一致。

参考文献:

[1]蔡春,谢柳芳,马可哪呐.高管审计背景、盈余管理与异常审计收费[J].会计研究,2015(03):72-78+95.

[2]蔡吉甫.公司治理、审计风险与审计费用关系研究[J].审计研究,2007(03):65-71.

[3]陈金勇,舒维佳.管理层风险偏好对技术创新的影响——基于内部控制的调节作用[J].软科学,2021,35(03):76-82.

[4]党力,杨瑞龙,杨继东.反腐败与企业创新:基于政治关联的解释[J].中国工业经济,2015(07):146-160.

[5]刘斌,吴娅玲.会计稳健性与资本投资效率的实证研究[J].审计与经济研究,2011,26(04):60-68.

[6]江轩宇,申丹琳,李颖.会计信息可比性影响企业创新吗[J].南开管理评论,2017,20(04):82-92.

[7]卢锐.企业创新投资与高管薪酬业绩敏感性[J].会计研究,2014(10):36-42+96.

[8] 权小锋,徐星美,蔡卫华.高管从军经历影响审计费用吗?——基于组织文化的新视角[J].审计研究,2018(02):80-86.

[9]王守海,杨亚军.内部审计质量与审计费用研究——基于中国上市公司的证据[J].审计研究,2009(05):65-73.

[10]汤泰劼,吴金妍,马新啸,宋献中.非国有股东治理与审计收费——基于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的经验证据[J].审计研究,2020(01):68-77.

[11]王雄元,王鹏,张金萍.客户集中度与审计费用:客户风险抑或供应链整合[J].审计研究,2014(06):72-82.

[12]伍利娜.盈余管理对审计费用影响分析——来自中国上市公司首次审计费用披露的证据[J].会计研究,2003(12):39-44.

[13]吴延兵.国有企业双重效率损失研究[J].经济研究,2012,47(03):15-27.

[14]杨德明,林斌,王彦超.内部控制、审计质量与代理成本[J].财经研究,2009,35(12):40-49+60.

[15]杨雄胜.内部控制理论研究新视野[J].会计研究,2005(07):49-54+97.

[16]杨德明,林斌,王彦超.内部控制、审计质量与代理成本[J].财经研究,2009,35(12):40-49+60.

[17]应千伟,杨善烨,张怡.腐败治理与国有企业代理成本[J].中山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20,60(06):179-190.

[18]曾颖,叶康涛.股权结构代理成本与外部审计需求[J].会计研究,2005(10):63-70.

[19]张璇,刘贝贝,汪婷,李春涛.信贷寻租、融资约束与企业创新[J].经济研究,2017,52(05):161-174.

[20]张继勋,徐奕.上市公司审计收费影响因素研究——来自上市公司20012003年的经验证据[J].中国会计评论,2005(01):99-116.

[21]Bell T B , Landsman W R , Shackelford D A . Auditors' Perceived Business Risk and Audit Fees: Analysis and Evidence[J].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2001, 39(1):35-43.

[22]Jensen M C . Agency Costs of Free Cash Flow, Corporate Finance, and Takeovers[J]. American Economic Review, 1986, 76.

[23]O'Keefe, T.B., D.A.Simunic, and M.Stein.1994.The production of audit services:evidence from a major public accounting firm[J].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32 (2) :241-261.

[24]Simunic D . The Pricing Of Audit Services - Theory And Evidence[J]. 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 1980, 18.

推荐内容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