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现代商业杂志社-国内统一刊号:CN11-5392/F,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3-5889,全国中文流通经济类核心期刊
热门搜索:金融机构 公司价值 认知度调查 风险管控 内部审计 秦皇岛市 方法 财会人才 张家界 开发策略

电子商务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导读 > 电子商务 >

湖南和非洲跨境电商合作的机遇与挑战探讨

2019-12-18 18:28 来源:www.xdsyzzs.com 发布:现代商业 阅读:

廖颖 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涉外学院

基金项目:本文系科研项目《“一带一路”倡议下推进湖南和非洲跨境电商物流协同的路径研究》下的阶段研究成果。

摘要“一带一路”倡议及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落户湖南为湖南和非洲开展跨境电商合作带来了新的机遇,但同时也存在着两地的跨境电商合作存在物流通道不畅,移动支付方式落后,跨境电商综合人才急缺等挑战,为此湖南应该积极拓展物流通道,推广移动支付结算,坚持产业链延伸,培养跨境电商综合人才以促进湖南和非洲的跨境电商合作。

关键词:湖南;非洲;跨境电商

中图分类号:F724.6   文献识别码:A   文章编号:1673-5889201934-0000-02

“一带一路”倡议实施以来,中非经贸合作发展迅速,当前非洲最大的贸易伙伴国就是中国。2018年度,中国与非洲的贸易总额约为2039.81亿美元,与2017年的1697.5亿美元相比,双方贸易增长额为342.31亿美元,增长率达20.1%。去年九月召开的中非合作论坛决定设立“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而湖南成为中国-非洲经贸博览会长期举办地。近年来,湖南与非洲贸易、投资快速增,得益于政策红利,可预测将来湖南和非洲间的贸易额仍将进一步增长,投资企业数会进一步上升。

得益于“一带一路”倡议的稳步推进和我国电子商务尤其是近年来跨境电商的长足发展,加上非洲各国的经济和消费增长,湖南和非洲之间的跨境电商合作有良好的机遇;同时,湖南与非洲之间的跨境电商贸易也面临着诸多挑战,比如跨境物流通道不畅,跨境支付和结算方式落后、跨境电商人才缺口大等等,下文将对此展开分析。

一、湖南和非洲跨境电商发展现状

据商务部电子商务和信息化司发布的《中国电子商务报告(2018)》,在2018年,通过海关系统验放的跨境电商进出口商品总额达1347亿元,同比增长50%,可见跨境电商已成为国内传统外贸企业转型升级的“利器”。湖南企业也仅仅抓住跨境电商这一贸易方式,不断开拓市场,数据统计显示,湖南省跨境电商试点企业达300余家,跨境电商交易额增长60%以上,达到历史最好水平。从三大电商平台的湖南卖家数量分布来看,Amazon的湖南卖家数量为2000多家,eBay平台的湖南卖家为500多家,阿里巴巴国际站的湖南卖家数量为1000多家,其中50%集中在长株潭。根据数魔跨境全球大数据平台的测算,长沙出口卖家综合指数全国排名前15位。户外运动产品、电子类产品、鞋帽服装产品及配饰,家居类产品是当前湖南省跨境电商卖家销售排名靠前的产品类目,这些产品一般较轻,且耐摔,不占空间,适合小包国际快递。

非洲有 54 个国家,人口 12.5亿,电商市场规模容量可观。南非,尼日利亚和肯尼亚是非洲地区电子商务发展最为快速的国家。非洲地区排名第一的跨境电商平台是Kilimall,注册地就是湖南长沙,总部位于肯尼亚首都内罗毕。这是一个在非洲本土运营,并于肯尼亚、乌干达、尼日利亚等设置办公室,业务辐射十多个周边国家的跨境电商综合平台。Kilimall将交易与订单、在线支付或线下支付结算以及配送等功能于一体,并在肯尼亚建有独立的海外仓和先进的仓储管理系统,平台注册卖家已逾数千且中国卖家占比超过百分之五十。但总体比较而言,湖南省与非洲的跨境电商交易规模仍然较小,当前湖南省的主要跨境电商交易占主导的仍是和欧美等跨境电商发展较完善的地区。

二、湖南和非洲跨境电商合作的机遇和挑战

(一)机遇

1.政策环境好

从湖南省来看,在2017全球跨境电商光谷论坛上,湖南省商务厅提出“跨境电商百亿行动”的目标,即到2020年,湖南省要实现跨境电商的进出口总额超出100亿美元。湖南省跨境电商发展较好的城市主要是长沙,衡阳,岳阳三地,其中长沙的金霞综保区获得了全国试点的政策倾斜,政府也一直通过优化各项政策,如设置专项奖金鼓励优秀企业进驻,培养专门人才。2019528日,第一届湖南省跨境电商进口论坛举行,论坛从湖南发展跨境电商的机遇和威胁、湖南跨境进口供应链等方面进一步为湖南省的跨境电商发展提供新的思路。

从非洲来看,非盟成员国成员的九成已加入非洲自贸区,自贸区的成立第一将带来非洲内需的增加,第二是为湖南与非洲的贸易,也包括跨境电商贸易提供更多的机会和便利化。

2.市场潜力大

从湖南省来看,如图。2018年,全省消费品零售总额达15638.26亿元,较2017年增长10.0%。其中通过网络渠道,包括国内的电商平台和跨境电商平台实现零售额增长33.5%,这一增速比社会消费品的零售总额高了23.5%,可见湖南省的消费水平,尤其是通过电商平台的消费能力强,这给湖南对非洲开展跨境进口贸易提供了实际的保障。

图   湖南省近年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

   湖南省近年社会零售品消费总额

数据来源:http://www.askci.com/news/chanye/20190215/1621111141692.shtml2019

从非洲来看,得益于其经济的增长,非洲居民家庭收入和消费持续增加,与此同时受教育水平也将增加,所以有消费能力的人群接受网络购物的可能性也将增加。这也为湖南和非洲开展跨境电商合作提供了市场机遇。

(二)挑战

1.跨境物流通道不畅

非洲各国之间发展差距较大,大部分国家基础设施较为落后,尤其是交通,电力等供应不能得到保障,这对跨境电商的发展和合作造成很大的制约。因为道路交通不畅,而且居住地相对分散,使得在非洲的物流配送效率会远远低于我国国内的物流效率,效率低下伴随成本的提升,湖南到非洲的邮政小包包裹可达150元每件的配送费用,而且还有首重和续重,这个收费水平相对于非洲的收入水平来说很高,会制约购买力;由此可见当前非洲地区的跨境物流缺乏保证就会影响电商的发展。

湖南作为中部省份,比较而言,全国综试区城市多位于物流优势明显的沿海,而湖南缺乏沿海沿江的地理优势,目前也缺乏郑州那样的政府在物流方面的扶持力度,所以在国际物流方面缺陷明显。水路存在短板,航空运力则明显不足,只能依靠黄花机场有限的货物运力,所以积压严重,导致湖南发货到非洲,到货时间约在2030天左右,金霞受益于得天独厚的口岸和物流优势,但也受制于铁路水运等大货通路不稳定、航班航线运量不足等问题无法上规模。从陆路来讲,目前只开通了中欧班列,并没有通往非洲各国的直达班列。

2.移动支付接受度不高

非洲国家的银行很多不支持移动支付和结算,使得跨境支付结算难度增加。而且由于非洲某些国家政局不稳,有支付能力的人群会注重保护居住地信息,这位跨境物流的顺利派送带来了现实的难度;收入水平较低的人群则对移动支付信任度不够,所以当前对非洲的跨境贸易支付和结算方式还依赖于落后的到付方式,这极大的影响资金的流通,带来货币使用效率低下的问题,也使得湖南和非洲开展跨境电商合作的成本增加。

3.跨境电商综合人才不够

跨境电商相对于传统贸易而言,对人才的需求更为复合化。具体来说,从事跨境电商的人才除了要具备贸易基础知识和实操能力,还必须熟练掌握一到两门外语,对跨境交易的支付,结算,物流配送流程熟悉;而湖南对非开展跨境电商合作则更是如此,除了需要了解跨境电商平台的操作,还需要掌握非洲的多种语言,了解当地经济发展,风俗禁忌,而各高校在这一方面的人才培养模式是落后于市场的这一需求的,仅仅依赖于企业培养,所以出现能满足湖南和非洲开展跨境电商合作的复合型人才急缺的局面。

三、应对挑战,加强湖南和非洲跨境电商合作的建议

(一)拓展物流通道

湖南省应要高度重视国际物流通道建设,开通湖南至非洲特定城市国际全货航线;充分发挥中欧班列(湖南长沙)的作用,使其成为湖南连接“一带一路”的物流黄金通道,且大规模运用于跨境电商;打通跨境电商物流各环节,建立完整的陆运、空运、江海联运、多式联运,完善海外仓、进出口仓储、保税冷链、非洲地区城市配送等服务。

(二)推广移动支付系统

湖南省可借鉴和学习优秀经验,当前在非洲地区移动支付领域做的比较成功的是阿里巴巴旗下的支付宝,蚂蚁金服在2017年与南非当地企业达成合作,接入商户超过一万家。所以针对于支付方面的挑战,湖南省应举政府和企业之力,帮助推动非洲地区的互联网覆盖比率,加强与当地企业的合作,推广移动支付,解决两地间跨境电商合作中的支付和结算难题。

(三)坚持产业链延伸

优化湖南省的营商环境,重点围绕跨境电商平台、外贸服务、跨境电商综合性人才培训、金融服务等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开展精准招商。推动全省省市区出台人才培训专项政策,着力引进和培育综合型跨境电商专业人才,打造特色生态链“人才培训+孵化+产业”,以人才输出,吸引跨境电商企业在湖南省的聚集。

参考文献:

[1]许小平,秦杰.中非跨境电商的动力和阻碍探讨[J].对外经贸实务,201812.

[2]中非卓越网(SACE):《前进的雄狮—非洲互联网产业与跨境电子商务》,2017 1,http://www.sacefoundation.org/.

[3]李艳,卢巧舒. “一带一路”倡议下湖南农产品跨境电商与跨境物流发展研究[J].物流工程与管理,20184.

推荐内容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