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现代商业杂志社-国内统一刊号:CN11-5392/F,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3-5889,全国中文流通经济类核心期刊
热门搜索:如何营建良好的 北京高校 健康保险业 投资潜力 货币政策背景下 套期保值 公共事业 预算 路径 转型路径

金融视线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导读 > 金融视线 >

浅议金融工具准则对金融保险业的影响

2020-11-13 16:16 来源:www.xdsyzzs.com 发布:现代商业 阅读:

——以中国平安为例

陶珍珍1  陈林2

1.上海立达学院  上海  201600

2.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  上海 201600

基金项目:2019年上海市属高校应用型本科试点专业建设项目研究课题“企业应对会计准则修订案例库”(B1-12-2801-19-003Z);2019年上海立达学院校级课题“新时代应用技术型高校国际交流与合作探究”(2019004)。

摘要:我国财政部于2017年颁布了《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本文以中国平安为例,探究新金融工具准则对金融保险业的影响。研究发现,新金融工具准则中金融资产的分类规则变化和信用减值损失计提对中国平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

关键词:金融工具准则;金融保险业;影响;应对

受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修订和国内实务需要的影响,我国财政部于2017年发布了《企业会计准则第22号——金融工具确认和计量》。会计司要求在境内境外同时上市的公司或仅在境外上市的公司于2018年1月1日起执行该准则,企业不得晚于2021年1月1日执行新准则。新准则明确了金融工具的确认时间、金融资产分类由“四分类”改为“三分类”、金融资产减值改用预期损失模型、改变了嵌入衍生工具的拆分处理和金融负债的分类等方面的内容。这些改变将对那些金融工具持有企业产生深远的影响。

 

数据表明,2016年金融保险业持有的金融资产占其总资产的41.93%,高于银行业(20.75%)和证券业(34.61%),更远高于其他行业。因此,金融工具准则修订对金融保险业公司的影响将大于其对其他行业的影响。中国平安是保险行业的领头羊企业,也是第一个执行该新准则的保险企业,故而,本文以其为例。本案例研究有助于我们理解会计准则变化对相关公司的可能影响路径。

一、文献回顾

倪锦铭(2018)认为新金融工具准则的核心变化体现在将原先四类金融资产重新分为三类,并利用预期信用模型对金融资产计提减值。新准则下的金融资产的分类更客观的反映金融资产的真实状态,减少了企业的主观性(洪苏蕾,2018)。此外,新的计提减值模式将更大程度的对金融资产进行详细的评估(王超,2018,对行业内许多计提减值额不足或是延后计提减值的企业带来很大的影响。总之,新准则较旧准则更客观更真实的反映了企业的运营状况,提高了财务数据的可靠性和可比性(姚梦歌,2017)。

由于新准则增加了数据的可变性而导致财务数据变动风险变大(陈垦,2018;王和,2018),因此,新准则将提高企业管理人员的风险控制能力要求(刘雨晴,2018),同时也需企业随时更新企业财务系统信息。为预防不可控的金融风险,相关部门也将加强对中国保险行业的监管(祝辉,2018)。为应对这些变化,企业必须完善企业财务工作的流程和内部控制,更新相匹配的信息系统(田德强,2015),并在资产配置上选择更优质的方案(王芸,2018)。

二、案例分析

(一)金融资产重分类的影响分析

根据表中国平安2018第一季度报表,20171231日,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为1412.51亿,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为7750.11亿,持有至到期投资12437.68亿,应收款项类投资8471.98亿。根据新准则规定,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分类不变,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持有至到期投资和应收款项类投资则重分类为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根据2018年第一季度季报,201811日,中国平安持有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为6923.89亿(较20171231日增加5511.38亿元),持有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为4347.84亿元(较20171231日减少3402.27亿元),持有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19479.74亿元(较20171231日减少1429.92亿元)。

以上数据说明,一方面,实施新金融工具准则后,3402.27亿元的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和1429.92亿的以摊余成本计量的金融资产重分类为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另一方面,三者变化的差额679.19亿元可能来源于原持有至到期投资账面价值与公允价值的差额。但是考虑到这一部分差额数额较大,也没有额外的数据披露中国平安在一天之内进行了大额的金融资产交易,这一部分调整存在故意为之的可能性。

(二)金融资产计提减值情况分析

根据中国平安的报表数据,2016上半年度-2017年下半年度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为212.68亿元、276.26亿元、225.75亿元和206.76亿元,其中最大的一个项目是贷款减值损失,分别为198.19亿元(占比93.2%)、256.72亿元(占比92.9%)、208.48亿元(占比92.3%)和179.66亿元(占比86.9%)。扣除贷款减值损失项,2016年和2017年的金融资产减值损失基本没什么变化。

旧准则中,只有基本确认无法收回相关的本息时才能确认贷款减值损失。而基于信用减值模型,只要预期12月内存在信用风险,就可以确认部分的资产减值损失。所以当宏观环境不佳或者相关的贷款方出现信用危机时,新准则下将增加相关的信用减值损失。根据中国平安2018年的年中报表和年度报表的披露, 20181月至6月的资产减值损失合计为6.09亿,信用减值损失为229.24亿,合计235.33亿。在20186月至12月,中国平安的信用减值损失合计为285.72亿元。相对于2016年和2017年的数据,2018年中国平安的信用减值损失有了明确的波动,说明信用减值模型发挥了作用。资产减值损失的增加,会减少金融资产的账面价值,增加当期费用进而减少当期利润,长期来看,则可以减少利润的波动。

(三)投资收益波动情况分析

保险,是调节社会风险的一个重要工具。保险公司根据相关规定收取保险费。当保民出现意外时,可向保险公司申请一定的经济补偿,进而缓解其经济压力。在未收到补偿申请前,所有保险费将由保险公司投资管理。中国平安的各类保险有各种事务部,各事业部负责本事业部的保费管理。巨潮资讯网上,中国平安发布了寿险及健康险业务和财产保险业务在2018年第一季度新旧准则投资收益与2017年第一季度的对比数据。执行旧准则的情况下,2018年第一季度在寿险及健康险业务和财产保险业务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87.88亿元和32.11亿元,同比2017年第一季度分别增加37.8%-4.8%,就保险业务总体而言增加29.3%。而在执行新金融工具后,2018年第一季度在寿险及健康险业务和财产保险业务的投资收益分别为139.01亿元和32.52亿元(相较于旧准则分别减少48.87亿元和增加0.41亿元),同比2017年第一季度分别增加1.9%-3.6%,就保险业务总体而言增加0.8%。可以看出,执行新准则后,在金融资产规模和组成不变的情况下,中国平安2018年和2017年的财产保险业务投资收益的波动变小,即新金融工具准则会提高投资收益的稳定性。

(四)中国平安采取的应对措施

2014年,国际会计准则委员会修订了金融工具准则,发布了IFRS9,并于201811日在相关公司执行。一方面,我国金融市场发展迅速,各项复杂业务接踵而来,给实务工作者带来了诸多困扰; 另一方面,为实现与国际财务报告准则的持续趋同,我国也有必要进行金融工具准则的修订。因此,可以预期,中国的金融工具准则也会在未来某一时点进行修订,而且与IFRS9会趋同。为应对这些改变,中国平安很可能会做出一些调整。

由中国平安的年报数据可知,中国平安2014-2017年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占总资产比例)分别为512.15亿元(1.28%)、734.02亿元(1.54%)、1539.63亿元(2.76%)和1412.50亿元(2.17%),即其数量和比例都有一个显著的提高。2014年,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价值3514.35亿元,占总资产的8.77%2017年,其金额为7750.98亿元,占比11.94%,其金额有一个显著的上升。应收款项类金融资产的变化主要受中国平安销售战略的影响,与金融工具准则变化关系不大。同时增加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保持持有到到期投资金额不变,有可能是为了应对金融工具准则变化可能带来的影响。

数据显示,中国平安增加的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和可供出售金融资产大部分来自于权益类投资。这一期间,中国平安主要增持了银行业和房地产业的上市公司股票。截止20181231日,中国平安持有工商银行H417亿元,汇丰银行H741元,共占中国平安集团总股权投资的一半。此外,中国平安耗费近180亿人民币获取华夏幸福25.25%的股权,一举成为其第二大股东。此外,中国平安还入股了碧桂园和旭辉集团。

三、总结

综上所述,通过以上的分析,可以看出,新金融工具准则中金融资产的分类规则变化和信用减值损失计提对中国平安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一方面,金融资产的三分类及其鲜明的判断标准,极大地改变了中国平安2018年金融资产的组成,显著地增加了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当期损益的金融资产的数量和比例,提高了金融资产的流动性;另一方面,信用减值模型和以公允价值计量且其变动计入其他综合收益的金融资产在持有期间公允价值变动在出售时会计处理的变化,使中国平安的盈利数据更为稳定。为了应对新金融工具准则给企业带来的影响,中国平安集团也采取了一些必要的措施稳定利润的波动。

参考文献

[1]洪苏蕾.浅议新金融工具准则应对[J].中国国际财经,2018(08):236-237.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