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现代商业杂志社-国内统一刊号:CN11-5392/F,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3-5889,全国中文流通经济类核心期刊
热门搜索:金融机构 公司价值 认知度调查 风险管控 内部审计 秦皇岛市 方法 财会人才 张家界 开发策略

宏观经济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导读 > 宏观经济 >

关于“洗大澡”的国内外比较

2015-12-23 18:24 来源:www.xdsyzzs.com 发布:现代商业 阅读:

袁庆   上海大学管理学院

摘要: 本文主要对上市公司“洗大澡”的概念、手段和动因以及治理政策进行国内外比较分析,以期对我国出台更多有效的防范措施有一定的借鉴意义。

关键词:洗大澡;巨额亏损;盈余管理

上市公司盈余管理的现象早已屡见不鲜,而对于一部分巨亏公司,“洗大澡”则成为了其常用的手段。随着越来越多的国内外上市公司被曝出巨额亏损的内幕,“洗大澡”的现象引起了国内外学者的高度关注。

一、“洗大澡”的概念

国外对于“洗大澡”概念的研究很早就开始了,美国的Healy P. M1985)认为如果企业净利润低于分红计划规定的盈余下限,管理人员会洗大澡,为以后获得更多的奖金,事实上是企业注销巨额资产将未来盈利“储存在银行里”。日本的Otomasa1998)指出“洗大澡”的行为是企业为了保持稳健的财务状况,通过提取资产减值损失优化资产,从而达到增强经营基础和提高未来盈利的盈余管理行为。美国的Kirschenheiter2002)和Melumad2002)认为在经营业绩下降时企业倾向进行正向盈余管理,当经营业绩非常糟糕时,一些公司开始倾向于进行“洗大澡”的负向盈余管理,以便在将来期间提高企业盈余水平。加拿大著名学者William. R. Scott2009)在其《财务与会计理论》(第6版)中认为“洗大澡”通常发生在企业组织结构发生变动的时期,包括雇用新的首席执行官。这时,如果企业不得不报告亏损,管理当局会夸大这一亏损额——因为此时,企业亏损不会对管理当局造成影响。日本学者Yoshihiro Tokuga2011)和Tomoaki Yamashita2011)认为“洗大澡”最可能发生在管理层变动时期,管理层的变动根据前任和继任者之间的关系可分为“友好的”和“敌意的”,“友好的”变动中,前任有权利任命下一任管理者,所以前任在其执掌的最后年份“洗大澡”以保证继任者在下一年重新开始,这在日本比较典型。而在“敌意的”变动中,新的继任者可能会在其上任的第一年给企业“洗大澡”以将企业经营不善的责任推给前任,保证自身的声誉不受影响,这在美国和中国比较典型。

我国有关于“洗大澡”概念的研究不是很多,引用最多的是许汉友,刘皆(2008)提出的观点。其认为所谓“洗大澡”,就是上市公司在报告年度故意“亏过头”现象。这种“亏过头”有两种情况: 一种是把以前年度虚增的利润在报告年度冲掉,另一种则是把报告年度的利润往以后年度推移。白明杰(2009)从坏账准备的角度指出“洗大澡”是指利用坏账准备进行利润操纵,主要是通过压坏当年利润,以抬高以后年度的利润。

二、“洗大澡”的手段

2002年以前,美国的上市公司可能会通过高比例甚至是全额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坏账准备,以便在扭亏期间转回;大额计提固定资产减值准备降低未来期间的折旧和摊销,提高未来经营业绩;或者重组时蓄意高估重组损失,被高估的重组损失不需要支付时,便可在以后年度被转回,作为未来期间的利润等。2001 7 月,美国财务会计准则委员会(FASB)颁布了141 号准则《企业合并》和142 号准则《商誉及其他无形资产》,要求上市公司从2002 1 1 日起开始执行。141号准则要求企业采用购买法核算收购兼并,142号准则要求上市公司停止对企业合并中形成的商誉以及其他没有明确使用期限的无形资产进行摊销,改为定期进行减值测试,并根据测试结果决定是否计提减值准备。准则的变化给上市公司创造了新的“洗大澡”的契机。利用141号准则的变动,美国的上市公司通过在收购兼并过程中武断地将收购价格分摊至未完工研究开发支出,并确认为当期损失,以期在未来期间减少商誉摊销和避免减值损失的目的,利用未完工研发支出的手法进行盈余操纵,即所谓的“创造性并购会计”。而142号准则的出台使得美国的上市公司选择通过计提巨额商誉减值准备对资产负债表进行彻底清洗,利用会计准则变化之机,对无形资产(主要是商誉) “洗大澡”,实现扭亏为盈,如美国的时代华纳公司、捷迪讯光电公司、世界通信公司等都曾经玩过商誉“洗大澡”的游戏。日本的上市公司除了运用大额计提资产减值损失的手法外,还包括将职工的辞退福利、退休金等一次性费用化计入当期损益,或公司管理层变动时计入巨额的改制重组费用,如日本的日产汽车公司、日本资生堂等。

我国亏损公司“洗大澡”的手法多样,最常见手段包括滥用“八项准备”,计提巨额坏账准备、存货跌价准备、固定资产和无形资产减值准备等;计提巨额预计负债,在扭亏年度进行追溯调整;大额管理费用或财务费用提前一次性确认;长期股权投资核算方法由权益法改为成本法等。归纳起来就是提前确认费用或负债,或者递延确认当期收益以降低本期利润,提高未来经营业绩。如典型的中国铝业、科龙集团、长城股份等。

三、“洗大澡”的动因

虽然国内外上市公司“洗大澡”的方式有所不同,但其目的无非是消化以前年度的不良或不实资产,为未来期间的盈利营造空间。“洗大澡”的动因可能来自于以下几种:迫于监管层和投资者的压力;提高管理层经营业绩;企业融资的驱动;增加管理层利润分红;会计准则与制度上的缺陷等等。企业经营业绩不善连续出现亏损,不仅会引起监管层的高度关注,而且也会引起投资者的不满,增加了了企业经营和筹资风险,因此企业想方设法扭亏为盈,“洗大澡”则成了短期内最快最有效的手段;“洗大澡”的现象通常发生在企业管理层或控股股东变更时期,为了推卸责任,将巨额亏损归罪于前任高管人员、控股股东,新的高层上任时会在冲销以前年度不良资产的同时,将本应在未来期间确认的成本和费用提前至更换高管人员、控股股东当年确认,为未来年度实现盈利拓展空间;企业连续亏损会令其信用大打折扣,降低银行等金融机构对其融资的额度,在此种情形下,为了不影响企业融资能力,通过“洗大澡”使账面利润扭亏为盈成为其低成本、高效益的捷径;管理层的工资和奖金总额受会计利润水平的影响,倘若企业整体经营状况不理想,企业净利润低于分红计划规定的盈余下限,为了在以后期间能够获得分红,管理层很有很大动机选择对企业“洗大澡”;目前虽然美国、日本以及我国针对企业盈余管理出台了许多准则和制度,但并不完善,企业就有可能寻找到盈余管理的空间,进行利润的操纵。

我国特有的上市公司连续两年出现亏损被处以特别处理(ST*ST处理),连续三年出现亏损被处以暂停股票上市的退市规则成为我国亏损上市公司“洗大澡”最普遍且最主要的动因。参与“洗大澡”的企业通常是业绩连年下滑,有些甚至被特别处理或濒临退市,许多亏损上市公司依靠“洗大澡”实现了短时间内起死回生,扭亏为盈的目标,从而避免了被特别处理或者退市,保留了上市公司的“壳资源”。

四、国内外有关的治理政策

美国为了防止企业管理层使用资产减值冲回或重大会计差错更正的手法操纵利润,FASB 推出了“棘轮政策”,只能向前,不能后退,即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不允许转回,将涉及资产减值准备的会计差错全部记列在当期,不再追溯调整。2004年日本引入资产减值准则,2006年大范围实施,大部分公司采用国际会计准则,国际会计准则允许除商誉以外的资产减值的恢复,但针对“洗大澡”提出了“现金产出单元”的概念,如果企业单项资产的可收回金额难以确定,公司管理层应该辨别该项资产所属现金产出单元,估计该单元整体的可收回金额,并比较现金产出单元的可收回金额与账面价值,从而判断是否发生减值损失。这在一定程度上避免了企业在计提资产减值损失时对于单项资产可收回金额估计的随意性和不合理性,压缩企业通过减值准则寻找操纵利润的空间。

我国也在逐步向国际会计准则靠拢,2006 2 月,我国财政部正式发布了包括《企业会计准则——基本准则》等 38 项具体会计准则和应用指南三个部分在内的新的企业会计准则体系。新发布的资产减值准则明确规定,对于固定资产、无形资产等长期资产的减值,一经提取,不得转回,大大缩小了企业利润的操纵空间,在一定程度上减少了“洗大澡”发生的可能性。且新准则对减值迹象的判断与可收回金额的计量原则进行了详细规定,其中特别突出了公允价值。

综述所述,尽管各国上市公司“洗大澡”的手段和动因不完全相同,但也是大同小异,最终目的都是为了扩大企业未来期间盈利的空间。为了避免“洗大澡”带来不良影响,各国在准则制定方面还应进一步完善,同时还应在提高会计人员业务素质和道德水平方面做进一步的努力。

参考文献:

[1]KirschenheiterM. and N.D.MelumadCan big bath and earnings smoothing co- exist as equilibrium financial reporting strategies? [J]Journal of Accounting Research2002.Vol.40Iss.3761- 796

[2]Miranda Lam DetzlerSusan M. MachugaEarnings management surrounding top executive turnover in Japanese firms [J]Review of Pacific Basin Financial Markets and Policies2002. Vol.5No.3343–371

[3]William R Scott著、陈汉文译.财务会计理论[M].北京:机械工业出版杜,2009

[4]黄世忠.巨额冲销与信号发送——中美典型案例比较研究[J].会计研究,2002(8)10- 22

[5]郑朝晖.对“洗大澡”说不[J].财务与会计,2004(7)61-62

[6]许汉友,刘皆.会计信息披露中的“洗大澡”现象之探析[J].北京工商大学学报,2008(5)82-86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