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现代商业杂志社-国内统一刊号:CN11-5392/F,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3-5889,全国中文流通经济类核心期刊
热门搜索:金融机构 公司价值 认知度调查 风险管控 内部审计 秦皇岛市 方法 财会人才 张家界 开发策略

宏观经济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导读 > 宏观经济 >

我国交通发展水平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协整分析探讨

2016-06-24 23:00 来源:www.xdsyzzs.com 发布:现代商业 阅读:

次仁觉旦  长江师范学院管理学院

摘要: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两者存在稳定的协整关系,而在不同地区两者间的协整关系又表现出不同的特征。我国的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在经济增长、交通发展方面,存在着较大的差异。东部地区的经济增长与交通发展存在着相互促进的作用,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长能够有效促进交通发展,而交通发展却对经济增长的影响不大。本文主要探讨我国交通发展水平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协整分析,通过对各省区的面板数据进行面板协整、因果检验,给出各地区交通发展、经济增长的改革与调整办法。

关键词: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面板协整

前言:我国各个地区的经济发展、交通发展水平存在着不均衡的现象,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两者都属于一阶单整变量。经济增长与交通发展存在着不平衡的现象,而这种现象产生的原因是各地区的经济投入、产业资金投入不均。因此我们要对东部地区与中西部地区的产业进行科学规划,对交通运输行业进行合理建设,共同推动各地区的经济增长与交通运输行业的发展。

1交通发展水平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协整理论分析

本文根据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分析我国交通基础设施、经济增长间存在的关系,通过分析我们得出:我国的交通基础设施、经济增长两者大多集中在东部沿海地区,东部沿海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经济增长要好于中西部地区;由东往西交通基础设施、经济增长呈现逐级递减的趋势,而中部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能够促进地区经济的平稳快速增长。对于地区开始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能够促进地区经济的平稳快速增长;随着交通基础设施的健全,这种促进趋势有所减弱;经济增长对交通基础设施建设的促进作用,也体现出这种特征。而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长,与东部中部地区的经济增长存在着较大的不同。西部地区依靠大量的资源输出维持自身的经济增长,但这种经济增长是一种消耗资源的不可持续增长模式。所以说西部地区的经济增长与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存在着矛盾的关系,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对经济增长具有负面作用。

我们利用空间计量模型进行分析,得出以下结论:交通基础设施对经济增长具有促进作用,特别是火车、汽车、飞机等基础交通设施的建设,能够极大缩短区域间的空间距离,降低运输成本和交易费用。这种交通运输成本的下降,能够促进产业经济效益的平稳快速增长。我们利用面板数据的空间溢出作用进行分析,得出以下结论:中部地区的交通基础设施建设,对经济增长具有明显的促进作用;而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不仅要加强交通基础设施建设,更重要的是调整西部地区的产业结构。通过出台相关的产业扶持政策、投入产业发展资金,才能完成西部地区的产业建设。以上分析表明:经济增长、交通发展存在着密切的联系,而各地区的经济增长、交通发展又呈现出不同的发展形势和发展问题。所以针对不同地区的经济增长与交通发展协整分析,需要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的应对策略。

2交通发展水平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协整实证分析

2.1数据描述

本文根据我国各个省区的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数据进行分析,通过定义计量模型中的变量,来描述样本的数据特征。各地区的经济增长用人均GDP表示,交通发展水平用交通运输网络密度表示。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的计算方式是:计算各省区的长度铁路、公路的货运周转量(货运能力是衡量交通发展水平的最可靠标准),通过比值折算方式将铁路长度为公路长度;通过各省区公路、铁路长度的简单叠加,计算出各省区的交通运输网络密度。下表对计量模型中的变量进行定义,也对样本的数据特征进行描述:

表1变量说明及样本特征

1变量说明及样本特征

2.2模型简介

面板数据主要分为横截面数据、时间序列信息数据。相比于线性回归模型,面板数据模型不仅能够考虑横截面数据的共性,而且能考虑不同横截面因素的特殊效应,所以其计算结果更加真实可信。面板数据模型的数据结构比较特殊,它以时间序列推演作为数据的研究方式。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间的数据计量模型为:

ln(gdpp)it=β0+β1 ln(trans)it+εit  (注:gdpp:各地区人均GDPtrans:交通运输网络密度)

在防止非平稳序列产生伪回归方面,本文设计出如下研究方式:首先对变量进行单位根检验,然后检验变量的面板协整关系;之后使用误差修正模型检验变量间的因果关系,最后使用经营杠杆系数方法进行回归。

2.3实证结果

2.3.1面板单位根检验

面板单位根检验能够确定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间关系的稳定性,我们使用面板单位根检验进行一阶差分的检验。面板单位根检验能够避免伪回归,以保证结果的稳健性。通过面板单位根检验,我们得出:我国的东部地区、中部地区、西部地区,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都存在着非平稳变量的关系;在进行一阶差分的检验后,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的单位根原假设都已不存在,两个变量都变为一阶单整变量。

2.3.2面板协整检验

以上的面板单位根检验表明: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两变量都属于一阶单整变量,所以我们可以对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进行协整检验。协整检验主要分析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两变量的长期均衡关系,对于两个或两个以上的非平稳变量序列而言,若在两者进行线性组合后两种序列呈现平稳的关系特征,则我们称两种变量序列间存在协整关系。基于残差的面板协整检验的主要检验步骤为:将基于时间序列的恩格尔-格兰杰两步法协整检验,运用到面板数据状况的检验中,而其中主要加入的检验方法有佩德罗尼检验方法、考检验方法。佩德罗尼检验方法适用于各种面板,考检验方法只适用于同质面板,所以我们使用佩德罗尼检验方法进行检验。佩德罗尼检验方式可以运用到非平衡面板数据、平衡面板数据中,也能够包容截距、时间趋势等的变化,佩德罗尼检验方式的检验模型如下:

ln(gdpp)it=αi+δit+βiln(trans)iteit  (注:i(截面面数)123,…,Nt(时间数)123,…,T;αi+δit:个体趋势因素;gdpp:各地区人均GDPtrans:交通运输网络密度;eit:截面估计)

根据模型残差的平稳性分析我们发现: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的单位根原假设不存在协整关系。所以我们针对每一截面估计eit是否满足H0:ρi1,来判断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存在的协整关系。若H0不被拒绝,则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的协整关系不存在。通过对全国的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进行分析,我们得出:全国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在模型截距、时间趋势方面,存在着稳定的协整关系;但各地区的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间的协整关系,存在显著性水平较低的情况;特别是中西部地区协整关系的稳定性较低,而东部地区的协整关系相较中西部地区更强。

2.3.3模型回归结果及分析

随着交通发展水平、经济增长各自的发展,两种变量会产生互相影响;而且各种误差项会存在广泛的相关关系,所以运用普通最小二乘法(OLS, ordinaryleast  square)进行估计,会产生不同的偏差现象。所以华生在1993年提出经营杠杆系数方法,汉森在1997年提出完全修正最小二乘法进行估计,这两种估计方法与传统方法有着较大的不同。我们在进行蒙特卡洛模拟后发现:在样本较少的情况下,经营杠杆系数方法所产生的偏差较大,完全修正最小二乘法进行估计所产生的偏差也很大。在异质面板的情况下,完全修正最小二乘法所产生的偏差大于经营杠杆系数方法所产生的偏差;所以我们说运用完全修正最小二乘法进行参数修正是失败的,相比而言经营杠杆系数方法在同质面板、异质面板中的表现都很好,偏差都在可控的范围内。所以我们运用经营杠杆系数方法进行回归,其结果如下表:

表2 回归结果

2 回归结果

3交通发展水平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协整讨论

从以上分析可以看出:东部地区的交通发展水平能促进经济的快速发展,但中西部地区的交通发展对经济的促进作用不明显。根据分析我们得出:中西部地区的交通发展、经济增长主要存在以下几方面问题:

3.1历史原因和区位优势因素

我国东部地区的经济发展速度、发展水平,要远远高于中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水平。随着改革开放等制度的实施,东部沿海地区的工业、服务业获得快速发展,沿海地区的区位优势得以展现。沿海地区利用自身的海岸优势进行对外商业贸易,所以说东部地区、中西部地区存在较大的经济发展差异。交通运输行业对区域经济的依赖性大,中西部地区的交通发展对经济的促进作用较小。

3.2交通运输业的空间溢出效应

由于东部地区具有较大的市场规模、较为广阔的产业集聚,所以东部地区能够享受到交通运输业空间溢出效应所产生的附加利益。随着区域经济的快速增长,市场规模效应的优势得以体现,交通运输的发展能够扩大内陆地区的市场需求,从而带动相关行业经济的增长;同时随着运输成本的降低,东部地区的企业产品能够出口到更多的国家,出口的增加也带动相关产业的经济增长。由于东部地区拥有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所以其产业集聚、扩散效应更能带动区域的经济增长。东部地区在产业资源的配置中占据优势,随着中西部地区交通运输的发展,其主导产业也会逐渐向东部地区移动。所以说在交通运输业的发展过程中,东部地区更能享受到享受到交通运输业空间溢出的附加利益。

针对目前的交通发展水平与经济增长状况,我们需要采取以下对策:(1)中西部地区的政府部门要根据地区的不同状况,找出影响地区经济发展最重要因素。很多地区的经济发展并不仅仅依赖交通运输的发展,我们需要将有限的资金投向那些影响地区发展的项目建设中。我国经济的快速增长,促进国家财政收入的迅速增长。但国家的资源总量是有限的,如何合理利用资源进行基础设施建设,成为经济发展需要考虑的问题。所以政府部门交通发展方面的投入,需要征求多方面的意见进行合理的经济评估,避免过度的交通投资带来资源的浪费问题。因此对于中西部地区的交通运输投资要适当,同时也要考虑其他方面的产业建设。只有多方面的产业发展,才能促进中西部地区经济的长效增长。(2)国家在处理经济投资问题方面,需要根据相关的政策措施进行合理投资,保证获得相应的投资效益。交通运输对我国经济发展具有促进作用,但中西部地区在交通运输投资的过程中,还要通过优惠政策引入高端产业,产业的完整度对经济发展具有重大影响。(3)交通运输业的发展不仅降低产品的运输交易成本,也能扩大产品的传播范围,所以说交通运输业的发展对经济有促进作用。但目前我国的交通运输业存在着违规收取通行费、违规收取商品附加费的问题,这些问题极大的提高运输的物流成本,所以对交通业乱象的整治处理,成为交通部门关注的重要问题。

4结束语

我国东部地区、中部地区、西部地区的经济发展存在着较大差异,而经济发展面临的影响因素也各不相同。交通发展水平是影响地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之一,但不是影响地区经济增长的的全部因素。特别在中西部地区,地区产业不完善是制约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长的主要因素。中西部地区需要在发展交通运输业的前提下,加快高新产业的引进与产业转型。针对不同地区的不同情况进行专项治理,才能促进区域经济的快速增长。

参考文献

[1]刘勇.交通基础设施投资、区域经济增长及空间溢出作用[J].中国工业经济.2010(12)

[2]魏下海.基础设施、空间溢出与区域经济增长[J].经济评论.2010(04)

[3]胡建华.1980年—2010年世界经济增长的动力源泉[J].商业文化.2014(28)

[4]孙春燕,毛俊捷.我国市场化改革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探讨[J].品牌.2015(07)

[5]李锦,齐慧云.我国金融发展与经济增长关系的分析研究[J].时代金融.2015(20)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