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网站地图 现代商业杂志社-国内统一刊号:CN11-5392/F,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3-5889,全国中文流通经济类核心期刊
热门搜索:目录 大学生 构建 存在的问题及对策 财务管理 信息化 企业 农产品 互联网 现代商业杂志

区域经济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导读 > 区域经济 >

新冠疫情对汕尾数字经济发展影响研究

2021-12-27 16:24 来源:www.xdsyzzs.com 发布:现代商业 阅读:

刘静 汕尾开放大学

基金项目:汕尾市哲学社会科学立项资助课题“新冠疫情影响下汕尾数字经济发展研究”( SWSKZ-202003)研究成果。

摘要:新冠疫情全球范围扩散对各地经济发展影响深远,疫情的特殊性加快了数字经济的应用发展,文章以汕尾为研究对象,结合汕尾统计信息以及数字经济“四化”框架,在汕尾部分行业中进行调研访谈,分析疫情对汕尾数字经济发展所产生的影响以及在此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并提出相应政策建议。

关键词:新冠疫情;数字经济;数据资源化

新冠疫情的发生对中国经济发展产生深远的影响,根据数理模型测算中国2020年一季度经济增长为-6.8%,而广东省地区生产总值统一核算结果显示,20201季度汕尾地区生产总值228.11亿元,同比增长1.9%。其中,第一产业增加值37.99亿元,同比增长2.7%;第二产业增加值61.78亿元,同比增长1.7%;第三产业增加值128.34亿元,同比增长1.8%。汕尾经济在疫情之下呈现增长。

一、数字经济内涵界定

随着信息革命的到来,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的融合发展,在社会全面进入数字经济时代,综合现有文献及研究,数字化知识和信息成为关键生产要素,依托现代信息网络,重构经济发展与治理模式(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

数字产业化作为数字经济的先导产业,在电子信息制造业、电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行业等提供技术和产品,服务于数字经济发展。

产业数字化是指在新一代数字科技支撑和引领下,以数据为关键要素,以价值释放为核心,以数据赋能为主线,对产业链上下游的全要素进行数字化升级、转型和再造的过程(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由于产业数字化转型发展周期性长,复杂程度高,需兼顾宏观、中观、微观多个层面分析,见下图1

图1 产业数字化发展定位

1 产业数字化发展定位

图片来源:中国产业数字化报告2020

数字化治理强调多主体参与,技管结合的多元治理,完善治理体系,创新治理模式,提升治理能力,也为数字经济创新健康发展提供保障。

数据价值化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本质要求,价值化的数据是实体经济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发展的基础性战略资源,从数据价值化实现阶段来说,分为数据的资源化、资产化、资本化。

二、汕尾数字经济发展现状

汕尾地处广东省东南部沿海,经济发展相对落后,教育、医疗发展问题突出。2019年底,在应对疫情时,为避免医疗条件造成疫情防控限制,汕尾在最小范围内阻断了疫情传播,低风险的疫情态势为汕尾的经济发展提供了可能,同时,由于疫情防控特殊性需求,线下实体店停止营业,汕尾无接触配送、线上消费等在数字技术支持下得以扩张式发展。

(一)数字产业化发展现状

在电子信息制造方面,作为汕尾第一大支柱产业,拥有信利、比亚迪、国信通、高通电子等大数据设备制造产业基础的企业48家,5G产业企业63家,包括信利光电、信利半导体、德昌电子、易达科技等,形成了以核心部件为引领,关键材料和应用终端不断集聚的发展态势。具备形成大数据设备制造产业聚集区发展基础。

信息通信方面,2019年,汕尾市新增光纤接入用户5.2万户,其中百兆光纤用户占比91.7%;新建4G基站2013座;新建5G基站102个;新建NB-IoT基站228个。市城区部分地区已实现网络覆盖。

汕尾在2020年推动并实施制造业高质量发展三年行动,正式投产明阳智能,投运后湖海上风电场接入系统工程,并纳入省“双核九中心”数据中心集聚城市布局规划,规划完成“明珠数谷”大数据产业园,并成功申报省5G产业园,全市共建成6165G基站。20192020年汕尾市5G基站建设情况(见表1)。

1    20192020年汕尾市5G基站建设情况

表1    2019~2020年汕尾市5G基站建设情况

数据来源:汕尾市人民政府

2019-2020年汕尾全市建成5G基站616个,预计2021年建成1202个,海丰预计在20215G基站总量高于其他城区县,符合海丰企业发展需求。

(二)产业数字化发展情况

宏观层面:在汕尾纳入省数据中心“双核九中心”总体布局后,制定《汕尾市“明珠数谷”大数据产业园发展规划》。

中观层面:疫情的发生推动数字化由消费端进入产业端,在数字化深度挖掘消费需求同时,在产业转型过程中创新融合应用,由单点应用向连续协同演进,利用数字技术进行全方位、多角度、全链条的改造提升,促进业态转变,从而弱化疫情对传统产业发展造成的负面影响。

微观层面:在大数据融合应用产业方面,梅陇金银首饰、公平纺织服装、可塘彩宝等传统产业的电商直播、珠宝云设计等大数据应用初具雏形。

根据统计数据,2020年汕尾共新增入库“四上”企业160家,从“四上”企业分布地区来看,地区差异明显,海丰数量最多(见表2)。

2  “四上”企业分地区情况表 

表2  “四上”企业分地区情况表

数据来源:汕尾统计局

从上图表数据来看,汕尾各行业数字经济发展与整体产业数字化发展规律一致,第三产业优于第二产业,第二产业优于第一产业。服务业一直是产业数字化发展最快领域。汕尾企业多分布于海丰县,这在某种程度上契合了海丰的5G基站建设数量多于其他地区的现实情况。

(三)疫情影响下的数字化治理

疫情防控为汕尾数字化治理能力提升提供了发展契机。

1.数字政府“省市联建”新模式,建设完成政务大数据中心汕尾分节点。政务服务事项实现全部“一窗”办理、99.5%事项可在网上办理,“秒批” 10类商事登记,不动产登记实现全程网办,抵押登记1个工作日办结。“粤系列·汕尾版” 在企业开办、政府投资项目、企业投资项目等实现指尖办理1300余事项,显著压缩项目审批时间;在个人业务方面,梳理了营商环境、公积金管理等35项本地高频民生服务事项。

政府实现数字化转型,“粤政易”协同办公平台全面推广,并上线“数看汕尾”等63项应用。“无证明城市”取消替代证明材料7337项。

2.数据融合共享精准防控疫情,汕尾政务信息资源共享平台在省统一规划部署下对接省级政务信息资源共享平台,以库表形式在省、市、城区、海丰县、陆丰市、陆河县之间进行数据交换。通过市级平台与市各部门应用系统之间的交换接口,实现市各部门之间信息互联,汇聚与共享部分数据。

(四)数据价值化处于资源化阶段

数据作为数字经济全新、关键的生产要素,在数字经济发展过程中,起着关键作用。汕尾目前能够对处于“原料”状态的数据进行初步加工,形成可采集、可利用的高质量的数据,但数据确权、数据定价及数据交易仍然是空白。因此,汕尾数据价值化仍然处于资源化基础阶段。

三、疫情加快汕尾数字经济发展存在问题分析

数字经济在应对疫情冲击情况下发挥了重要作用,且发展迅速。但汕尾目前所掌握的数字核心技术、新型基础设施支撑能力无法匹配经济发展需求。

(一)数字产业化基础薄弱

2020年汕尾政务外网带宽为4M10M20M,疫情期间视频共享、视频会议、专项工作等业务需求无法得到满足。汕尾各业务专网仍然无法实现数据共享和业务协同,各自独立运营,无法满足数字产业化发展速度。各部门在进行数字化建设时,存在较大的环境差异,缺乏统一管理,数字化技术水平参差不齐,以目前的数字化技术水平对汕尾的数字经济发展产生阻碍作用。

(二)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度低

根据汕尾统计局信息以及汕尾部分企业调查发现,汕尾数字经济融合发展不充分,企业数字化转型缓慢,尤其是中小企业经营管理者数字化转型意识不到位。在对汕尾数字经济相关主体调查研究中发现,由于受到汕尾地域文化影响,区域特色经济发展缓慢,中小企业多采取传统经营方式,外来人口相对较少,对于创新经营方式接受程度弱,在企业经营管理者访谈过程中发现,即使疫情对各行业造成经营影响,受访者仍然倾向选择规避创新风险,保守经营。

(三)数字化治理能力有待提高

尽管疫情加速汕尾数字经济快速发展,但当前的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尚不能完全适应数字经济发展需要,尽管汕尾已经推出快速办证,简化办证手续,但企业税负较重,数字营商环境有待优化。

目前汕尾仍然采取条块分割的传统管理机制,政务信息化系统整合度低,汕尾统一的政务数据资源清单尚未建立,无法有效获取和利用省级共享数据资源,政务数据采集、治理和共享的权责划分和制度规范不健全,对原始数据进行存储、汇聚、清洗的能力不足,本地数据沉淀较少,各部门对数据共享的需求不清晰、认识不到位,导致数据共享工作推进缓慢,而数据相应管理法律法规和标准体系存在不足。

(四)数据价值化处于基础阶段

从汕尾政府相关部门了解到,目前能够对原始状态的数据进行初步加工,并形成可采集、可利用的高质量的数据,但数据在与具体的业务融合方面,无法引导业务效率改善并实现其潜在价值,不能使数据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得到更大程度的发挥。

四、疫情影响下汕尾数字经济发展政策建议

基于汕尾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及存在问题分析,文章从以下四方面提出政策建议:

(一)大数据应用培育带动数字产业化发展。从政府层面强化政务和智慧城市大数据开发应用,打造特色产业大数据创新应用,探索数据共享开放和应用创新创业模式等举措推进培育工作。

以丰富的数据和算力资源为载体,引进产业链联动培育,吸引一批数据中心设计公司、硬件设备制造商、软件服务开发商、云服务商和应用厂商等进驻汕尾,完善汕尾数据产业链,优先发展人工智能、物联网、大数据、5G、工业互联网等新兴技术产业。引进国内优质互联网企业业务在汕尾落地,带动数字图书、网络游戏、网络直播、地图导航、电商物流等数字产业集聚化发展。

(二)建立基于共享机制下的平台,数据集成、平台赋能成为推动产业数字化发展的关键,促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全覆盖性融合发展。

在当前经济双循环发展格局下,运用数字技术为汕尾实体经济企业提供市场信息和机会,提高实体企业核心竞争力。打造具有汕尾特色的数字经济产业特殊性质产品,创新商业模式,开发具有竞争力的市场品牌,推动落实汕尾特色珠宝、服装、建材等传统行业引进定制化柔性生产。

开展大数据与智能制造融合发展示范,推动大数据在研发、生产、经营、服务等产品全生命周期、产业链各环节的应用,发展个性化定制、云制造等新兴制造模式。

以数据中心为依托,以大型数据中心投资建设为契机,在服务器、机电设备、精密设备、通信设备等制造业企业等领域精准招商,带动和培育本地定制化服务器生产,围绕电子信息制造、电力能源、纺织服装、工艺品加工、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等支柱产业,推动企业上云上平台。

(三)梳理政府治理的核心业务,建立业务协同模型,实现以政府为主导,以人民为中心的数字化治理体系,如图2所示

 
图2   政府主导的数字化治理体系

2   政府主导的数字化治理体系

在丰富数据基础上,盘活汕尾市各类数据,运用大数据分析决策,加快大数据融合和挖掘能力,进一步提升数据共享与交换能力,通过数字技术将各部分应用链接,包括教育、医疗、交通、公共服务管理、社区、政务服务等,探索数据向公众和社会开放的机制和标准,释放数据潜在的信息和价值。为数字化治理提供依据,形成以政府为主导,服务人民的数字化治理的逻辑闭环。

(四)推进汕尾数据资源化向资产化阶段发展,最终实现数据要素市场化。把数据与具体业务融合,可以率先应用于“数字政府”,从政府层面深度挖掘数据价值,通过数据交易、流通等活动实现数据要素的社会化配置,并引导其他主体利用数据资源,驱动业务变革,改善业务效率,从而实现数据潜在价值,提升数据的使用价值和交换价值,实现数据的资产化。

参考文献:

[1]中国信通院,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2020.

[2]陆岷峰.经济发展新格局背景下数字经济产业的特点、问题与对策[J].兰州学刊,2021(04):54-64.

[3]何伟.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综述[J].信息通信技术与政策,2021(02):2-7.

[4]滕泰.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影响的延伸分析及政策建议[J].国际融资,2020(04):15-18. 

推荐内容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