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现代商业杂志社-国内统一刊号:CN11-5392/F,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3-5889,全国中文流通经济类核心期刊
热门搜索:大数据时代下 供应商 产业集聚 存在的问题 国际货物交易 情况调查 玩偶布艺设计 我国上市公司 信用风险 成因及对策

区域经济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导读 > 区域经济 >

全域旅游背景下贺兰山两麓佛教文化旅游初探

2019-09-09 20:57 来源:www.xdsyzzs.com 发布:现代商业 阅读:

梁馨元   王敬媛  北方民族大学

基金项目:大学生创新项目“全域旅游背景下贺兰山两麓寺观文化探析”(编号:201811407027指导教师:仇王军

摘要:贺兰山两麓的佛教塔寺风格迥异,从旅游角度具体可分为国家旅游风景区、佛塔艺术公园和待开发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区三类。目前在全域旅游背景下,贺兰山两麓具有多种类型的佛教文化旅游资源,可实现区域内部资源互补。但该区域的佛教文化旅游还存在有业态单一,交通不便捷,基础设施不完善和文化品位有待提升等问题。针对相关问题政府应强化其主导地位,引领统筹规划,各部门联动协助进一步推动佛教文化旅游的产业融合,完善当地的基础设施,促进智慧旅游的进一步发展。

关键词:全域旅游;佛教文化旅游;贺兰山

贺兰山位于宁夏回族自治区与内蒙古自治区交界处,东北西南走向,北起阿拉善左旗的楚鲁温其格,南止宁夏中卫县的照壁山,绵延200余千米,宽15-60千米。贺兰山两麓区域具有广义和狭义两之分,广义是指贺兰山西侧的阿拉善盟以及东侧的宁夏回族自治区。狭义上是指阿拉善左旗、石嘴山市、银川市和青铜峡市。本文研究的是狭义上的贺兰山两麓区域佛教文化旅游发展情况。

从自然条件角度来看,贺兰山中段气候湿润、植被丰富,吸引了历史上各族人民在此驻牧。其中最著名的是在此建立西夏政权的党项民族,从李元昊开始西夏的历代君王均笃信佛教,最直接表现便为广建塔寺。蒙元时期,蒙古族的统治阶级信奉藏传佛教,对汉传佛教也采取保护政策,故形成了显、密并蓄的局面。明清之际,三教合一的趋向使佛教更具有中国特色。如此在贺兰山两麓就留存了大量风格迥异的塔寺建筑以及不同派别的佛教文化资源,实现了该区域佛教旅游文化资源的互补,对于推动区域旅游一体化发展有着重要的意义。

2016910日,第二届全国全域旅游推进会在宁夏中卫市召开。国家旅游局宣布《国家旅游局关于同意宁夏回族自治区创建国家全域旅游示范区的复函》,宁夏成为继海南后,全国第二个省级全域旅游示范区创建单位。在全域旅游的建设中,宁夏回族自治区在构建宁夏全域旅游发展“七板块”(沙湖度假休闲板块、西夏文化旅游板块、塞上回乡文化体验板块、边塞文化旅游板块、大沙坡头度假休闲板块、韦州历史文化旅游板块、大六盘红色生态度假板块)中将西夏文化旅游纳入,西夏佛教文化作为西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得到了进一步的挖掘和发展。2016年阿拉善盟也成功被国家旅游局列入“国家全域旅游第二批创建单位”。位于阿拉善盟的阿拉善左旗在规划该旗的全域旅游发展中将宗教文化和宗教景观体验旅游作为六大全域旅游文化内涵要素之一,并结合“十个全覆盖”工程,全力推进规划建设11个全域旅游示范创建点,其中佛教文化点便占据了三个(定远营古城示范点、木仁高勒佛教文化体验示范点、超格图呼热佛教文化展示体验区)。综上,佛教文化旅游在两地全域旅游体系构建中有着重要的地位。面对旅游发展的新常态,宁蒙两区有必要携手共进,推进佛教文化旅游资源优势互补,创建更加完整科学的全域空间布局。

一、贺兰山两麓佛教塔寺文化旅游资源状况

从旅游角度来看,贺兰山两麓的佛教塔寺旅游区大致可分为三类: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的山地塔寺、佛塔艺术公园和待开发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区。

(一)国家级风景名胜区的山地塔寺

天下名山僧居多。自然景观与佛寺建筑往往相得益彰,互相辉映。贺兰山两麓也分布着众多出名的佛寺。贺兰山中段层峦叠嶂,绝壁耸立,林木苍天,风景宜人,故当地政府在此开发了众多塔寺类旅游风景区。主要有位于阿拉善左旗的南寺风景区(4A级)和北寺风景区(4A级),位于石嘴山市的北武当生态旅游景区(3A级)、银川市苏峪口风景区(4A级)以及一百零八塔的所在地,青铜峡市的黄河大峡谷·黄河壇旅游区(4A级)。此类风景区均结合了贺兰山的自然旅游资源、人文旅游资源与宗教文化资源。

(二)佛教塔寺主题公园

随着现代化的发展,城市的规模不断扩展,使原本屹立于市郊周边的塔寺被逐渐推向繁华的市区地带。当地政府借此机会建造城市休闲公园,在保护古建筑的同时营造居民的休闲空间,推进国民旅游休闲基础设施建设,改善国民旅游休闲环境。该类塔寺在本区域主要有位于阿拉善左旗的延福寺(位于定远营古城内,为4A级景区)和延寿寺,银川市海宝公园(海宝塔)、承天寺塔公园、地藏寺。此类公园景色优美,交通便利,经济实惠,不仅是当地居民休闲健身的好去处,也是外地游客放松心情的良地。

(三)待开发的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此类塔寺多位于交通不发达的山口或者距离市中心较远的郊县。如银川市拜寺口双塔、拜寺口方塔,贺兰县宏佛塔、百雀寺,石嘴山市平罗县姚伏镇田州古塔,吴忠市利通区的牛首山寺庙群等。此类塔寺大多年久失修,损害严重。但它们的建筑与塔寺中所发现的文物均具有很高的历史价值。宁夏文物管理部门于1986年对拜寺口双塔进行维修时发现存世稀有的珍贵文物蒙古汗国银币,佛教密宗唐卡《长师图》等。拜寺口方塔出土西夏文佛经《吉祥遍至口合本续》,被认为是目前我国最早的木活字印刷品。1990年跻身中国十大考古发现的宏佛塔天宫中出土的彩绘绢质佛画,可称得上是目前国内最早的唐卡。牛首寺庙群是宁夏境内现存规模最大、庙宇最多的古建筑群。

二、全域旅游背景下贺兰山两麓佛教文化游的现状分析

(一)当前所获成效

1.突出景观美感建设,丰富游览体验

全域旅游是指在一定区域内,以旅游业为优势产业,通过对区域内经济社会资源尤其是旅游资源、相关产业、生态环境、公共服务、体制机制、政策法规、文明素质等进行全方位、系统化的优化提升,实现区域资源有机整合、产业融合发展、社会共建共享,以旅游业带动和促进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一种新的区域协调发展理念和模式。全域旅游的目标之一是形成处处是景点,随时都能行,多种旅游体验并存的旅游模式。在宁蒙两地也格外着重佛教文化旅游地的全方位、全景化的打造。

近些年贺兰山两麓佛教文化景区的自然环境建设成果丰硕。贺兰山两麓受水热组合以及风向的影响,形成了不同的植被特点。以阿拉善北寺和南寺为例,两寺庙均位于贺兰山西坡中南段,该区域(巴彦浩特),年平均温度为7.6℃,年降雨量为200mm;与东坡相比西坡温度略高,沟谷更加深长,故森林面积更广。该区域植物种类相对丰富,区系成分多样,主要以典型草原、疏林灌丛、温性针叶、亚高山灌丛为主。故从阿拉善左旗市区前往的南寺和北寺的行进过程中便可欣赏到独特的草原农牧风景,很好地落实了“一路一景、全时全景”的号召,在无形中延长了游客的游览时间,丰富了游览体验。游客在到达风景区后不仅可以欣赏色彩斑斓,错落有致的佛教建筑,还可以深入沟谷,登山远足,欣赏独特的森林景观,与亲朋好友野餐游玩。与之相比,位于石嘴山市的北武当寺则位于贺兰山东坡的北段,该区域荒漠化程度较高,森林面积很小,与西坡相比温暖干燥,森林面积远小于西坡,该区在建设森林公园景区和贺兰山在武当庙后山种植常青树、落叶乔木、灌木和藤本植物、侧柏绿篱等,在旱生植物园种植沙枣、沙棘等旱生植物3000亩。进一步增强了景观效果,突出了生态功能。

有关部门积极发展区域旅游综合性产业,丰富游客的旅游体验。位于左旗中心的延福寺、阿拉善和硕特旗亲王府和阿旺丹德尔文化广场共同组成了定远营古城,古城内设有王府风情文化街及王府古玩书画城,满足了游客的体验当地民俗和购物的双重需要。古城内会定期进行的展现民族特色和历史的文艺汇演,比如2018年国庆节推出的由重庆章翔传媒机构与阿拉善左旗文化旅游开发有限公司共同打造的大型沉浸式魔方全景演出《苍天圣地阿拉善》。整台演出围绕故事主线,还结合了阿拉善长调民歌、陶布秀尔、查玛舞等民俗艺术,充分展示出古老神秘别具风情的阿拉善传统民俗文化,使游客获得别样的视听的享受。夜幕降临,华灯初上。塔寺公园被灯光装点的格外迷人,音乐喷泉也吸引游人纷纷驻足,使得阿拉善左旗和银川旅游的夜生活不再匮乏。游客用餐结束后可以在城中公园散步并欣赏夜景、拍照留念,也满足了部分游客形成网络热点的旅游诉求。

在一些重要的公益事业和服务事业方面,信仰佛教的宗教界人士正在起着越来越积极有益的作用石嘴山市北武当庙寿佛寺推出各种生态公益环保项目,如植树节亲子种树活动、慈善放生活动,在扶贫救灾,助学济残等方面也做出了许多工作。游客在参与寺庙所组织的一系列公益活动的过程中,可以获得精神性和社会性的需要,实现自我的价值。

2.扩大受益群体,全民共享成果

国家旅游局局长李金早在《全域旅游的价值和途径》中提出全域旅游需要全民共建共享。既要让建设方、管理方参与其中,更要让广大游客、居民共同参与;既要让游客游得顺心、放心、开心,又要让居民生活得更方便、更舒心、更美好。

现阶段塔寺类公园在全民共享共建工作中走在了前列。随着公园投入使用,游客和居民有了更加经济实惠的游玩休闲去处,公园中的基础设施如大型广场、人工草场、音乐喷泉、卫生间、健身器材等更是为当地市民提供了极大的方便。银川市海宝塔公每日早晚都聚集了大量进行晨练的本地居民,也为大众进行各种体育文娱活动提供了空间。

风景区类寺庙则对当地居民采取票价减免政策,降低了当地居民的出行成本。比如阿拉善左旗居民凭身份证进入贺兰山北寺风景区门票半价。阿拉善左旗嘎查、苏木农牧居民凭身份证门票免费,庙会期间所有当地居民门票免费。进入石嘴山市寿佛寺游览无需门票。塔类公园登塔需要收取一定费用,若游客单纯进行观光游览则完全免费。

3.进一步完善交通网络,加强基础设施建设

旅游讲究的是“进得去”也“出的来”。为了统筹当地全域旅游的发展建设,两地均进行了综合交通网络覆盖工程。贺兰山东麓的宁夏回族自治区着力构建旅游交通环线、开辟旅游公交线路、旅游专线、城际旅游线路,构建全域自驾游服务体系。阿拉善左旗也通过完善和提升旅游交通线路的构建,推进机场扩建、提升航班密集度,进行公路升级工作和景区连接线改造提升,全面提高旅游交通可进入性,尤其是乡村的可达性。交通网络的构建在服务游客的同时也方便了当地居民的出行。

长期以来,厕所供给不足、分布不均衡等问题,不仅是旅游业突出的薄弱环节,也是社会公共服务体系的短板。对此,国家文化和旅游部自2015年开始,部署启动全国旅游厕所建设与管理三年行动。至2018年,宁蒙两地的“厕所革命”也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宁夏文化和旅游厅认真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关于厕所革命的重要指示精神,安排1.0478亿元旅游专项资金,通过“以奖代补”的方式撬动社会资金3亿多元用于旅游厕所建设,于2018年完成新建和改扩建旅游厕所193座,有效弥补了宁夏全域旅游发展中的厕所短板,提升了全域旅游公共服务水平。据报道,至2019年宁夏将完成新建和改扩建旅游厕所125座任务,实施银川都市圈、贺兰山东麓生态文化旅游带和黄河文化旅游带等旅游厕所配套建设计划,持续提高游客满意度,推动全区旅游业品质提升。2015—2017年,阿拉善盟新改建厕所149座,其中新建旅游厕所127座,改建厕所22座,其中阿拉善左旗旅游厕所共修建47座,均为高质量高等级厕所。以上一系列举措都具有明显的社会福利性质。

(二)当前面临问题

1.部分景区业态较为单一,旅游效益低

业态的培育和发展是推动旅游产业转型升级的重要动力。可是贺兰山两麓的佛教文化旅游地绝大部分还未突单一的门票盈利模式。大多景区仍然以门票、登山摆渡车和香火为主要盈利途径。据调查,游客普遍对塔寺所在地的自然风光和人文风光非常满意,但是对景区内部和周围的配套设施和服务持有保留意见。

由于景区的地理位置原因,位于贺兰山两麓的山地寺庙景区以及未开进行旅游开发的塔寺所在地没有满足游客购买食物的便利店以及纯净水供应点。经调查,阿拉善左旗北寺内只有一个售卖食品的摊贩,商品可选择的余地极少。南寺也未设有超市和商店。游客在整个登山游览的过程中更是要靠自己所带的食物接续体力。

该地住宿及餐饮业不发达。北寺和南寺各有一家可以提供食宿的酒店,除此之外周围二三十公里再无其他酒店或餐厅。其他佛教文化旅游景点内则没有住宿地,无法在景区内过夜,只可选择前往市区或镇中住宿。

阿拉善左旗北寺内有传统藏传佛教的特色宾馆福音梵境一家。本文结合旅游知名网站去哪儿、驴妈妈、艺龙等以福音梵境宾馆为关键词,筛选近两年来有关游客入住体验的网络文本进行分析研究,可看出游客对该宾馆的地理位置、性价比、周边的生态环境以及装修风格十分满意。其不满意的地方集中在餐饮方面,主要存在早餐价格贵和供应不足,午餐晚餐存在游客所点菜品由于原料不足无法供应的问题。阿拉善左旗南寺则为蒙古包式的餐饮提供区,主打蒙餐以及蒙古包KTV,但是设施较为老化,价格偏高,前去体验的游客不多。位于石嘴山市的北武当庙在农历四月初八、七月十五、八月十五、九月九为庙会期,此时各地前往朝山拜佛的游客更多,所以寺庙门口有很多卖食物的流动性小摊小贩,食品可选择性高。但是一旦到了客流量少的淡季,该区域便变得十分冷清,无法供应基本的商品。

在景区内所售卖的纪念品大多缺乏特色,具有同质化倾向。该区域景区主要采取无差异市场营销策略,用一种产品和一套营销方案吸引尽可能多的消费者。摊贩售卖商品以贺兰山原石及工艺品为主。从民族文化底蕴民族特色看,尚未形成正真的具有文化特色的旅游商品。只有在定远营古城内存在零星的几家牙雕、民族服饰和马头琴商店,但价格很难被大众接受,无法进入大众市场。目前景区所提供的产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满足香客的需求,但是难以满足一般旅游者的需求,无法有效拉动当地的消费。

基本产业的缺失限制了其他旅游项目的进一步开发和其他行业的融入,使游客难以获得更全面、更深入的旅游体验。

2.景区的基础设施有待完善

贺兰山两麓的交通设施及线路有待进一步规划和完善。宁夏回族自治区和内蒙古自治区通辽以外的城市尚未开通高铁,除了选择飞机出行的外省游客需要在路途中花费较长的时间。某些景区未设置公共汽车及旅游新干线,或者公共汽车存在发车时间间隔较长,座位过少等问题,使得黑车、黑导问题仍然存在。比如前往阿拉善左旗南寺和北寺的无车游客需要提前包车,在到达景区后司机还需要在停车场等候游客直至游玩结束,否则游客无法重新打到另一辆车顺利返回城镇。

在景区内部的景点过于稀疏,虽部分景区设有摆渡车但是依然受景区开放时间的限制,难以到达。如贺兰山的“雪岭子”是南寺旅游区的重要景点之一,它与广宗寺的距离有七公里,虽说沿途也能远眺“瞻卯山”等景区,但总显得太过遥远,内容贫乏。加之各景点的配置布局的无序,使游客从一景点出来后都感到盲然而无所适从。

在贺兰山两麓区域的佛教塔寺旅游区中普遍出现道路破损老化,台阶不明显,石板砖及墙体表面破损脱落的现象,游客在游玩过程中有极大的受伤风险。部分景区的路面没有进行硬化。贺兰山两麓登山的台阶及栏杆有松动及断裂现象,大片裂缝的地方若长期雨水浸灌也可能造成台阶滑坡。某些登山路段过于陡峭,不方便老人与小孩攀登。在南寺、北寺以及寿佛寺均未设置缆车,不利于身体羸弱的游客登山游玩。

在该区域佛教文化景区内洗手间均设置在山脚下,一旦开始登山便无法再去洗手间。山脚下的洗手间大多干净整洁,但是母婴室以及残疾人卫生间的普及率不高,洗手间内无手纸供应,较为不便。

佛寺塔庙的修复工作有待继续推进。如阿拉善北寺的佛教壁画出现断裂脱落的现象。阿拉善南寺则正在进行寺庙的修复工作,可供参观的寺庙极少。石嘴山佛寿寺以及青铜峡市牛首山寺庙群为木构架楼阁式建筑,已出现房体彩绘模糊脱落、木质柱子龟裂老旧的现象,影响了寺院的整体美观。

3.人文性薄弱,缺乏有关历史底蕴的展示和介绍

佛教寺院是供奉佛教诸神的地方,是出家僧众日常生活起居的所在,是佛教宣传和实践活动的中心。佛教寺院也是一种宗教性建筑,是佛教艺术的荟萃之地,是人们游览欣赏的人文景观。佛教寺庙文化内涵直接决定着他的品味和对于游客的吸引力。

目前贺兰山两麓佛教塔寺旅游内容主要以游客自主观赏自然与人文景观为主。寺庙佛塔所举办的活动主要为法会及庙会,形式单一,弱化了游客的参与体验感,无法吸引普罗大众参与其中。

各个景区内均缺乏导游生动形象的讲解,也缺少介绍佛教塔寺历史人文背景的讲解牌,整个介绍显得粗糙和表面化,使人难以提体悟到背后的佛教文化和精神,也无法感受到历史的厚重。比如阿拉善左旗南寺六世达赖喇嘛仓央嘉措而著名,其神秘的传说以及动人的情歌使得许多游客慕名而来,但是景区内却没有对于该方面的讲解和展示,无法很好地体现其文化底蕴。而且该景区也缺乏一个真正集中起来展示和硕特蒙古族全部风俗的“民俗村”,难以传播当地的民族风情。

目前贺兰山两麓已经开展了佛教文化旅游,但在宣传上不具力度。几乎所有关于旅游线路、景点推介的图册、书籍、文章及各种形式的音像资料,对宗教景观的介绍都是一笔带过,尤其是宁夏在介绍本区旅游时重心放在了沙坡头、沙湖等其他景区上。

三、贺兰山两麓佛教文化全域旅游发展建议

(一)政府强化主导,统筹规划引领

全域旅游是一个全新的概念,是围绕和适应综合产业发展和综合执法需求的供给侧改革,具有极大的包容性,需要正确协调政府和社会的各部门和各行业之间的关系。地方政府需要进一步发挥主导作用,坚持规划引领。在2016年宁党办出台的《宁夏全域旅游发展三年行动方案(2016—2018年)》和内蒙古自治区旅游局发布的《内蒙古自治区旅游局关于加快推进全域旅游发展的通知》之后出台下一步发展方案,各市、县结合当地实际情况积极编制本地区的佛教全域旅游规划。并且统筹推进全域旅游的体制和工作格局,形成各部门联动的发展机制,促进公共服务一体化。

正确处理好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发展全域旅游重中之重的任务。需要分清和落实相关执法和保护工作的责任,合理解决政府部门与寺庙的管理利益分配问题。完善旅游发展体制机制,创新佛教旅游景区的综合执法模式。

(二)推动产业融合,坚持科学统筹

目前贺兰山两麓的佛教文化风景区大多以单一的爬山观寺作为主要的体验项目,但这种业态模式受季节影响极大,会产生明显的淡旺季。但是随着我国旅游业由温饱型向初步小康型迈进,传统的“食、住、行、游、购、娱”六要素已逐步拓展为“商、养、学、闲、情、奇”新六要素。我们可以围绕佛教文化主题,根据贺兰山两麓佛教景点所处的或在深山或在都市或在乡邑的不同特点 ,开展一些综合型旅游文化项目,如佛教与茶道、佛教与武术、佛教与气功、佛教与医药、佛教与音乐、佛教与书法绘画、佛教与传统节日文化、佛教与民俗等, 这样,可以使古老的宗教文化洋溢出现代文明气息,有效避免旅游淡旺季的产生。

比如阿拉善左旗应突出相应的宗教文化、民族特色和贺兰山温带天然森林的生态文化,在南寺设计以六世达赖喇嘛之谜为主的科考游,和硕特部牧民家庭为主体的民俗风情游以及蒙餐饮食文化游。在北寺可设计天然森林和浪漫星空为主的度假游,推出驻寺写作计划或摄影比赛,推广佛教文化作品的创作,体现当代寺庙的文化担当。在宁夏地区可结合各种节日推出大型公益活动,如植树、护生亲子互动活动。距离市镇较近,地理位置优越的寺庙佛塔可建立佛学书社,以购买佛教书籍为主,兼涉及中国历史、文学、哲学、艺术等各个方面的书,提供安静清雅的读书场地,营造文化氛围。各个佛教寺庙可结合高科技来展示其独特的文化,设置佛教动漫区、影视区、书法抄写区、歌曲吟唱区以及口味独特的素食馆等,推动佛教大众化、世俗化。同时促风景区旅游设计和推广符合本寺历史文化传统的文化衍生品,满足消费者的购买需求,提升寺庙文化品位的同时也可进一步发展潜在游客。

与此同时要把握好旅游开发的度,发展旅游的同时不能影响和干扰佛寺中的宗教活动,也避免因为产业开发而出现接待力饱和、“人满为患”的超负荷接待或过度商业化的情况。继续强化贺兰山两麓地区,尤其是宁夏回族自治区与内蒙古自治区之间的合作,做到旅游资源互补,提高旅游对外开放水平。

(三)完善基础设施,推动智慧旅游

进一步完善基础设施的建设。完善旅游交通服务,不仅要建设满足自驾游游客的道路,也要建设方便无车游客的公共交通,避免出现单一交通方式垄断的局面,积极推动高铁线路的规划和建造,提升城市、景区之间的交通通达性,缩小乘客的旅途用时,降低交通成本。建议进一步建设游客集散中心和游客服务中心,加强厕所、停车场、供水供电等基础设施建设,方便游客出行,提升出游的方便度。可选择将旅游驿站、交通节点、旅游商品和乡村旅游发展建设结合,整合旅游基础设施建设。通过整合打包旅游相关基础设施,建设集咨询服务、休闲购物、旅游厕所旅游功能为一体的驿站,提升旅游公共服务体系的整体水平。景区内要注意及时检查和修缮景区的道路、塔寺建筑和各种安全设施,在森林区尤其注意安防消防工作的落实,以防危及旅客及工作人员的人身安全。

发展宁夏回族自治区与内蒙古自治区“智慧旅游”服务平台的建设,及时进行旅游信息的发布,使旅游者在线上即可了解到当地的佛教文化旅游信息,提前规划交通路线和安排旅游期间内的食宿。在景区内外推动支付电子化,在部分景区内试点免费无线宽带网、电子导游、在线预订门票等智慧服务,提高旅游者的旅游体验。

参考文献:

[[1]]《宁夏回族治区概况》编写组.宁夏回族自治区概况[M].北京:民族出版社,2008.

[2]吴峰云,许成.宁夏寺庙与佛塔[M].银川:宁夏人民出版社,2000.

[3]李金早.全域旅游大有可为[N].中国旅游报,2016-02-07(01)

[4]梁存柱,朱宗元,王炜,裴浩,张韬,王永利.贺兰山植物群落类型多样性及其空间分异[J].植物生态学报,2004,28(3).

[5]江晓红.解读宁夏佛教现状及其多元融汇的价值取向——以宁夏北武当庙寿佛寺为例[J].中共银川市委党校学报,2009(05).

[6]谢俊斐.全域旅游背景下阿拉善左旗旅游发展思路探析[J].四川旅游学院学报,2018,(01)

[7]宁夏回族自治区文化和旅游厅.着力以多形式、多路径、多举措积极推进旅游厕所革命[N].中国旅游报,2019-01-01A02

[8]阿拉善盟文化旅游广电局规划科.阿拉善盟推进旅游厕所革命工作的思考[EB/OL].http://lfw.als.gov.cn/xxgk/lyyw/ghzs/201806/t20180604_53884.html[2018-06-04]

[9]霍国庆.佛教旅游文化[M].北京:北京图书馆出版社,2004.

[10]刘翠.试论宗教文化与中国旅游[J].清华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18(06).

[1[1]]王磊,刘家明.宁夏建设全域旅游示范区研究[J].宁夏社会科学,2016,(04)

[[1]2]束有春,焦正安.旅游文化及佛教旅游文化浅论[J].南京社会科学(旅游文化研究版),1998,(04).

推荐内容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