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TAG标签 | 网站地图 现代商业杂志社-国内统一刊号:CN11-5392/F,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3-5889,全国中文流通经济类核心期刊
热门搜索:如何营建良好的 发展成效 借鉴外地先进经验 情绪推动力 小额 经营管理 新常态下 负债融资 女大学生 现状与对策

产业研究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导读 > 产业研究 >

传统村落文化景观旅游资源开发与资源主体互动关系研究

2020-09-26 21:02 来源:www.xdsyzzs.com 发布:现代商业 阅读:

范贤坤 肖波 六盘水师范学院

基金项目:贵州省教育厅青年科技人才成长项目,项目名称:六盘水地区传统村落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研究,编号:黔教合KY[2017]272

摘要:我国近年来非常重视统村落保护与开发工作,总体来看取得一定成效,但传统村落保护与开发同时存在诸多问题。本文通过实地调研走访贵州省六盘水市境内统村落保护与开发工作,思考传统村落发展中文化景观资源和资源主体的相互作用,分析旅游资源开发与资源主体互动关系。

关键词:传统村落;文化景观;旅游资源;资源主体

传统村落中遗留有当地各民族与自然界融合的文化景观遗产资源,它记录着长期生活在村落各民族的生产生活信息,自然也保存有传统文化的遗迹。传统村落中的文化景观旅游资源包含独特的自然环境、动植物、传统建筑、民族文化、人文古迹村民相关的行为活动。六盘水境内的传统村落中有丰富的文化景观旅游资源。如全球独特有的高兴村“长角苗”文化,境内的布依族文化、屯堡文化、红色文化和古银杏文化。每个村落中都各有独特的文化景观资源,而这些文化景观是各村落村民长期生产生活所传承下来的瑰宝。

一、文化旅游资源主体

传统村落文化景观资源的保护与活态传承,是当前研究学者和政府重要工作。传统村落文化景观怎么保护、谁来保护、资金如何保障、后期谁来维护、谁来传承等一些的问题在不断的探索。因我国传统村落数量较大,保护资金需求较多,而且各传统村落各具特色,为适应各地传统村落的特殊情况,在保护与开发诸多问题下多数传统村落采取旅游开发。以传统村落文化景观资源作为旅游资源开发,从而让其适应当下社会发展。传统村落中文化景观资源的主体涉及到长期生活在传统村落中的村民、基层管理单位(基层政府)、开发商以及游客。而上述四者通过相互间的作用而达成文化旅游资源主体各自的行为活动。

当前社会经济的迅速发展,使城市人群期望回归乡村,促进城郊的传统村落诞生农家乐、民俗等旅游行为活动。这一类的传统村落依托优越的区位优势进行发展,可文化保护也面临困境。如传统古建维修困难,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传承无后人。而远离城市的传统村落想以村落文化景观资源与旅游融合较为困难,例如水城县的天门村和盘州市陆家寨,具有丰富的布依族文化和自然峡谷景观资源,但距离六盘水市中心城区较远,村落基础设施发展滞后。而区位优势较好的已在开发,村民获得一定增收,开发商、游客和基层政府也在其中获得各自的利益,同时文化景观也受到不同的影响;区位优势较弱的传统村落,因规模小、村民没能力开发、综合基础设施较差等综合原因,开发商不愿意对其投资,单一靠国家及基础政府筹措的资金没法满足开发与保护的需求,旅游者同样因为道路差、路程远等情况不愿前去开展旅游行为活动。因此,传统村落文化景观旅游资源开发与村民、基层政府、开发商以及游客各自的利益相互牵制着。

二、文化主体与旅游资源的关系

传统村落中的文化主体与旅游资源存在着相互依存的关系。传统村落中的文化主体可以看作是传统村落文化景观资源。十九世纪中叶,文化人类学的发展使得人们逐渐认识到文化景观的形成是一个长期的过程,每一个历史时期,人类都按照其文化标准对自然环境施加影响,并把他们加工成文化景观[1]20世纪美国的地理学家索尔认为“文化景观是由特定的文化族群在自然景观中创建的样式,文化是动因,自然地域是载体,文化景观则是呈现的结果。”由于民族的迁徙,一个地区的文化景观往往是在不同时期,由各个民族、各种文化叠置而成的。[2]因此传统村落中的文化景观资源均是由不同时期,由各个民族、各种文化叠置而成的。而在当前社会发展中,传统村落的这种文化景观资源能吸引人们前去旅游观光的欲望,1991年,李天元说:“凡是能够造就对旅游者具有吸引力环境的自然因素、社会因素或者其他因素,都可以构成旅游资源”,大致可以归纳为人文旅游资源与自然旅游资源两大类。[3]那么各传统村落中的文化主体为历代的生产生活行为活动的总和,而这在当下社会正符合人们从事旅游行业的需求,可以说已经构成旅游资源。

传统村落文化景观资源的主体涉及历代村民的生产生活行为活动,活态传承必须紧跟社会发展。传统村落中的文化主体涵盖自然地理(地理位置、地质地貌、水文气象、生态环境等)、历史沿革(地方史志、建制沿革、聚落变迁、重大历史事件等)、传统格局(构成传统村落的地形、水系、传统轴线、历史街巷、重要共建、整体空间分布等)、建筑遗存(现存文物单位、历史建筑和其他构筑物的市域性质、年代、质量、材料、建筑风貌等)、历史环境要素(历史驳岸、围墙、石阶、古驿站、古井、古树、古桥等)、民俗文化(方言、民间文学、宗教信仰、礼仪、节庆、风俗习惯、戏曲、歌曲、传统技艺、医药等),同时还有活在传统当下的传承人、村民。而这些文化主体在当下社会活态传承必须与市场经济相互联系起来,在国家指导、专家引导、村民主导、开发商、游客协助等多方面共同努力下才可能进一步将传统村落的特色文化宣扬出去。在对六盘水市境内九个传统村落进行走访调研了解到有文化景观资源如表。

传统村落文化景观旅游资源开发与资源主体互动关系研究

三、文化景观资源主体与旅游资源开发互动

农业部农村经济研究中心当代农史研究室陈艳丽在《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对策研究—以河北涉县为例》中指出,新型城镇化进程与传统村落保护之间,既有矛盾性,又有统一性。她认为传统村落的保护与发展应该从几个方面入手:

1.科学保护,合理开发,完善公共参与机制,引导社会力量的有效介入;2.尊重村民自治,尊重原住民的知情权,参与经营权等;3.增加基础设施供给能力有效改善人居环境;4.发展村落经济,确实增强村民的自我发展能力,融合时代的创造力,让古村落的发展更能适应时代的要求。通过对六盘水市9个传统村落的调研与走访,了解到文化景观资源主体与旅游资源开发,涉及到村民、基层管理单位(基层政府)、开发商以及游客的利益,它们们间存在着相互作用的互动关系,村民、基层政府、开发商以及游客在村落文化景观资源融合旅游开发过程中,构建形成利益驱动和利益行动,各方利益驱动之间形成有效衔接,彼此之间的关联比较紧密,一方对多方的利益行动伴随着利益动机与行动图景的延伸[4]

当地村民自身是文化景观资源主体与资源的一部分,以个人的行为活动在村落中生存,他们是文化景观资源的主要构成要素、创造者、使用者。村落中的文化景观资源是村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它融入村民的生活中,村民既是文化景观资源的构成要素,同时又是身为文化景观主体之一,应积极、主动参与到政府保护与开发行为活动中,参与开发商共同将文化景观资源资本化运作活动中,扮演文化传承者、主体、投资者、受益者、主导者等多元化身份。开发商与政府引导文化景观资源资本化运作活动,推动村民就业、宣传等弘扬中特色文化;当地政府作为传统村落保护与开发的指导者,承担着对传统村落保护与发展规划的编制,同时为村落公共性基础设施等做好保障措施,通过政策激发开发商的投入,确保村落文化融合到旅游开发的活态运作中。其中,基层政府在财政收税、环境与社会效益获得收益;开发商通过投入资金对文化景观资源进行产品化运作,为区域产业经济效益有促进作用,使村落文化景观资源在当下社会环境中贡献出最大化的利益效应,政府部门通过这一行为活动在当下社会环境中做到对传统村落文化景观的保护。开发者在政府的监管下、在村民的积极参与中、在游客的期盼中进行开发活动,其开发商的主要利益是可预期的旅游投资回报;游客是传统文化景观资源产品化运作的享受主要对象,扮演者多方利益的主要衔接驱动主体。游客扮演传统村落文化景观资源对外的宣扬者,扮演观光体验者为政府及开发商提供更优质的服务水平进行调控,从而达到文化景观资源主体与旅游资源开发活动稳定长效性发展。

四、结语

传统村落文化景观旅游资源开发与资源主体互动关系,首要摆正村民的正确位置和多重作用,一方面村民是文化景观资源的主要构成要素,是被保护开发者,另外一方面村民又是文化景观资源的参与主体,他们更是主动保护开发者。传统村落的保护和开发必须解决好村落中的村民、基层管基层政府、开发商以及游客各自的利益关系。各时期传统村落文化景观资源的发展需须符合各时期社会经济发展的需求,并坚持科学合理的保护与开发利用,关键是改善和增加传统村落中的公共性基础设施,尊重原住居民的知情权和引导村落积极参与保护与开发活动中,在促进经济发展过程中,实实在在的让村民获得合理的经济收益,这样才能激发村落对村落文化景观资源的保护与活态传承,同时也才能增强村民的文化自信。从而让村民生活富裕起来,开发商投资有汇报,旅游者心神向往,政府获得经济效益、环境效益、生态效益的根本利益,最终实现有实效的改善人居环境。

参考文献:

[1]单雯翔.走进文化景观遗产的世界[M].天津:天津大学出版社,2009.

[2]汤茂林.文化景观的内涵及其研究进展[J].地理科学进展,2000(01)70-79

[3]范贤坤.传统村落旅游资源开发与保护-以六盘水市为例[M].贵阳:贵州大学出版社,2018.

 [4]王思明,刘馨秋.中国传统村落:记忆、传承与发展研究[M].北京:中国农业科学技术出版社,2017.

上一篇:浅谈新常态下智能装备产业的发展与思考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