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网站地图 现代商业杂志社-国内统一刊号:CN11-5392/F,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3-5889,全国中文流通经济类核心期刊
热门搜索:目录 现代商业杂志 电子商务 新常态下 上市公司 农产品 创新 国有企业 企业 影响

广角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导读 > 广角 >

“时间银行”模式应用于居家养老互助服务的困境与路径研究

2019-07-03 22:05 来源:www.xdsyzzs.com 发布:现代商业 阅读:

梁凯达   陈洁  尹健玲  刘静丽 刘爱茹  五邑大学经济管理学院

基金项目:本文为2018年广东大学生科技创新培育专项资金(“攀登计划”专项资金)(pdjhb0520)和五邑大学青年基金(2016sk01)阶段性成果。感谢郑文海和张健同学对本文的支持。

摘要:为了应对日趋严重的人口老龄化趋势,一些地方开始探索应用“时间银行模式”来解决社区养老问题。“时间银行模式”互助养老服务模式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养老压力,但也面临着公众认知度较低、不同服务类型间换算困难、人才稀缺、资金短缺等问题。加强“时间银行”模式宣传、建立兑换评估机制、提高工作人员业务素质、多渠道加大资金投入是“时间银行”未来发展路径。

关键词:时间银行;发展困境;路径选择

一、背景

我国正处于人口老龄化的快速发展期,人口老龄化日益加重。根据20162017年民政部发布的社会服务发展统计公报可知,我国老龄化人口数量显著增长,2016年超过60岁人口为23086万人,2017年达到了24090万人,环比增长4.3%2016超过65岁的老年人口为15003万人,2017年上升到了15831万人,环比增长5.5%。仅一年时间,60岁以上的老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就上涨了0.6%。另据中国产业信息网资料显示,预计2050年我国60岁以上人口将超过4亿。当前,我国绝大部分的老年人依赖居家养老,虽然国内各养老服务机构已提供各种针对不同方面的社区养老服务模式,以此来改善老人居家养老所面临的困境,但在模式的构建和实际操作上仍存在一些问题,满足不了老年人的养老需求。因此,为了我国养老事业能够更好的发展,迫切需要一种能满足国民需求的养老模式。

19世纪80年代,美国学者埃德加·卡恩创造性地提出了“时间美元”概念,后来慢慢演化成了“时间银行”。所谓“时间银行”,就是利用自己对别人的一个小时的善举赚取一个单位的时间货币,从而在今后换来别人对自己一个小时的帮助,以时间去换取时间。时间银行模式结合养老服务兴起于20世纪80年代,90年代末被引进入我国,并在多地得到开展,其中包括北京、上海以及广州等地的社区,都尝试将该模式应用到社区养老服务当中。截至目前,结合该模式的试点,在国内外已超过1000多家。把该模式结合到社区养老服务当中,既可以满足我国老年人希望通过家庭养老的愿望,又可以为他们提供社会化的服务,帮助子女减轻负担,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越来越严峻的养老现状。

二、文献综述

时间银行的原型最早建立于日本,旭子水岛在1973年成立自愿义工网络,这是时间银行的最初模型。而后由美国经济学家埃德加·卡恩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提出时间银行的概念,并极力推广时间银行概念及其服务模式。上世纪90年代,时间银行进入了中国,在中国,时间银行又被称为爱心银行、公益银行、道德银行,也是一种激发志愿服务的重要制度,它与志愿者服务紧密结合起来作为一种崭新的志愿有偿服务模式,特别是应用在缓解养老压力上,兴起了以社区为单位的居家互助养老方式,属于一种有偿的良性志愿循环模式。

时间银行在广义上,指不同年龄段的志愿者在进行义工活动时,将服务时长积累下来,用于未来享受同等时长的服务;狭义上指低龄老人志愿者为高龄老人需求提供服务,积累服务时长,等到自己年老需要服务时,再享受同等时数的服务。

时间银行流入的早期,我国学者认为时间银行是现代经济学的产物,是一种以时间为交易货币的经济交易行为。但在1999年,北大教授穆光宗认为,时间银行是由社区来对志愿者的服务时长进行记录登记,将时间存储下来,等志愿者年老需要享受服务时,再将时间提取出来接受服务,也可以理解为时间储蓄。2001年,陈功从社会学与经济学上分析时间储蓄的内涵,认为时间储蓄即是一种劳务储蓄,即劳动成果的延期支付。

对于时间银行的作用研究方面,Judith  Lasker2011)通过对一个医院附属时间银行 160 名会员进行调查,探讨成为时间银行互助会员在提高身体和心理健康方面的可能性,通过分析得出了结论:群体互助促进老年人、低收入者和独居者的健康和归属感方面有可能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夏辛萍(2014)认为时间银行不仅给了参与者一定的收益保障,还保障了互助养老的持久性,减小老压力。我国的时间银行社区互助模式,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我国的养老问题,加强了社区居民之间的交流互动,增强凝聚力,实现了老年人在老有所养同时也能老有所为。

在国外一些国家,时间银行发展相对成熟、普遍率高,政府也大力支持时间银行的发展,对时间银行的管理制定了比较完善的法律法规和政策;并通过丰富服务的多样性、提高服务质量等来保证时间银行能够长久地发展下去。与此相比,时间银行流入我国时间不长,普遍率不高,而且我国现阶段的时间银行还存在着许多问题,法律制度缺失、专业人才缺乏、激励机制不成熟等。这些因素都阻碍着时间银行的发展。 

三、“时间银行”养老互助服务模式的实施困境

(一)市民对“时间银行”模式认知度较低

    20世纪90年代以来,我国一些地方开始探索应用“时间银行”模式解决社区养老问题,并通过在老年人服务领域开展社区互助活动,致力构建“时间储备、邻里互助的社区,但因缺乏模式借鉴、政策保障不足等原因,我国“时间银行”模式仍然处于初探阶段,整体认知度较低。一方面,尚未形成较为系统和规范化的模式可供借鉴,造成模式推广局限于部分社区。目前,除了个别城市社区设有试用点,大多数地区市民对于时间银行的具体概念与换算管理流程缺乏了解,甚至不知道何为时间银行。另一方面,政策保障不足,造成市民缺乏信任。“时间银行”主要依托于社区管理,时间存储跨度大,且活动涉及个人安全。但社区制定政策和调配资源能力弱,模式缺乏有效的兑换信用保障和志愿者安全保障制度,造成市民对服务时间兑换和个人安全保障存在质疑。同时,缺乏国家政策支持也加剧市民的不信任。此外,传统养老观念也降低市民参与积极性。部分老人认为老人养老理应由子女负责,且对该互助模式和志愿服务者存在不信任,造成“市民”排除参与“时间银行”模式,极大程度限制了模式的推广和市民参与积极性。

(二)不同服务类型换算困难

   “时间银行”养老互助模式以单位时间内包含的劳动价值相同为构建基础,并以“时间”作为衡量劳动价值的唯一标准,即是相同时长的活动,即使活动强度和技术含量不同,都获得相同劳动价值的时间货币。并且,志愿者对互助活动的强度和内容的选择有较大的自主性,造成志愿者更愿意选择轻松的活动,对服务强度和技术含量大的活动避之不理。长此以来,优质互助服务将被低劳动价值的互助活动驱逐,降低了活动的服务质量和志愿者的服务热情,造成因服务供需不平衡而难以持续。忽视互助活动水平差异,所有活动都以“时间”作为衡量劳动价值的唯一标准是非常不合理的,但构建客观科学的活动质量换算标准,实现同工同酬仍需不断的探索。

(三)服务保障能力不足

对于服务者来说,一方面存在提供能力有限,服务专业化程度低的问题。居家养老超高龄者群体庞大,需要介入服务的需求量亦大,且对服务的要求呈现个性化 、多样化趋势,对提供服务的工作人员提出了更专业、更深层的要求。而“时间银行”的工作人员服务时间及专业技能有限,往往效果不够理想。另一方面,缺乏激励制度,工作者的服务质素提升难以保障。国内许多学者对“时间银行”理解较狭隘,仅仅将“时间银行”理解为“老年人的时间银行”,极大地限制了服务主体的积极性,工作人员缺乏服务技能提升动力,从而使“时间银行”服务质量降低。

(四)资金短缺

目前,政府尚无扶持新型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专项计划及资金支持,居家和社区养老服务集中在医疗、餐饮、出行、清洁、急救等服务,主要由居委会和社区承担。同时,作为社区居家养老服务,“时间银行”仍缺乏社会投入,目前仍缺乏政策引导企业、社会基金等社会力量对“时间银行”模式进行扶持,以何种形式提供帮助等并没有成熟的实施方案。从长期看,资金缺口较大导致社区养老服务设施落后,医疗保健和护理设施缺乏,很多意在给予老人惠利的想法无法付诸实践。另一方面,对某些专项工作人员的薪酬等基本保障不够完善,难以保障服务人员的生存空间。

四、“时间银行”养老互助服务模式的路径选择

(一)加强“时间银行”模式宣传

“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服务作为国内养老服务新模式的产物,在上海、南京、武汉、广州等地得到广泛实践,并结合本地情况进行特色化发展,助力缓解地方养老压力和服务建设等。但美中不足的是,政府对“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服务模式关注甚少,相关方面法律法规的建设还不够完善,资金投入建设不足,公众参与度和积极性不高。因此,依托政府公信力作为支撑,实行有偿鼓励机制,加大线上线下联动宣传力度,形成良好的社会舆论认知氛围尤为重要。日前,广州南沙时间银行其“互联网+社区服务”模式已被编入《中国城市社区治理蓝皮书(2018)》,其“政府、运营中心、社区”三位一体的管理模式以及“系统平台运行自我控制、政府跟踪、社会监督”三位一体的监督机制很有借鉴意义和参考价值。通过政府向“时间银行”购买养老服务,有质量地为民众提供老人医疗检查、长者饭堂、中秋老人庆祝活动等服务,接受群众监督,树立口碑。互联网信息时代,借助互联网平台,广泛、有效得宣传“时间银行”模式,让更多民众对其有所认知和了解,与此同时,线下联合社区、社工机构等组织深入社区做宣传推广和科普,展示运行效果良好的南沙社区“时间银行”运行风貌,提供“时间银行”银行养老互助咨询,让居民切身实地得感受“时间银行”养老互助服务的优势。积极宣传“时间银行”养老互助服务机制,让“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渐渐深入人心。

(二)建立兑换评估机制

“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的有偿性,决定此机制的运行必须建立一套相对公平公正的兑换评估机制,不同类型的服务在相同时间的价值不同,同等时间完成服务质量也不同,因此我们引入“时间币”也仅作为换算参考标准之一,以目前广州南沙时间运营中心的“时间币”换算为参考,即

1时间币=图11小时服务时间=12枚货币时间

而具体任务的时间币多少则由发布者来决定,服务者进行自行选择,发布者则需合理得根据市场价值进行定价,才能最大限度得避免自己的任务无人问津,避免“劣币驱逐良币”现象的发生,保证“时间银行”运行的供求平衡。兑换所得的时间币,则可以有个性化的选择空间,可以用于兑换相应的服务、产品或者转赠等,兑换的自由度也能最大程度得激发居民投身“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服务的积极性。自由度也能最大程度得激发居民投身“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服务的积极性。

(三)提高工作人员业务素质

针对活动的需求等级,志愿者准入的规则也应不同。对于志愿者的培训活动理应专业以及多元,所以可通过聘请对应专业相关的专家或者培训组织建立平台内部的一套培训系统,并对志愿者的年龄、技能、空暇服务时间做出划定一定的标准或分组。志愿者参与前应有相应的培训外,服务后也应该有服务质量的总结。针对用户的反馈,对志愿者的工作能力,进行综合测评,提高或降低活动任务等级,并进行相应的培训。针对业务能力不及格的人员,暂时不划分活动任务,等待重新培训审核再进行评估业务素质是否符合要求。除此之外,还要完善健全激励和兑换制度,对于志愿者,最重要最重视的就是关于“时间币”的兑换,因此需要加快兑换的流通性,这是时间银行平台发展的基础。而对于高业务素质的志愿者,要有健全的激励制度,物质或精神上的奖励能促使他们继续高质量保持下去。健全的激励制度对整个组织来说,是可持续健康的发展的必要条件。

(四)多渠道加大资金投入

从政府养老服务政策上看,时间银行的养老模式符合政策方针,因此可承接政府部分的社区扶持活动,如节假日访老,宣传法律法规等活动,从而获得相应的资金支持,同时利用“时间银行”这平台也使得活动的传播性更广,取得共赢的局面;从企业要树立正面形象上看,企业为了社会效益,往往会大力支持公益活动,同时也有部分会组建自己的爱心基金会,“时间银行”平台符合这样的宣传效益,因此企业可以入驻平台,作为一个团队组织的形式,参加平台上的各种服务活动或捐赠活动;从服务平台的本质上看,一旦服务模式、服务平台成熟后,便可将服务平台租售给需要的地区。提供服务平台和技术支持,同时也让“时间银行”更广为人知,“时间币”流通的地区也更广。

五、小结

   将时间银行这样一种有偿的良性志愿循环模式结合到社区养老中,可以充分的调动社区中的剩余劳动力,激励他们为老服务,从而在一定程度上缓解我国严峻的养老形势。但为了能够使其结合社区养老更好的开展,在施行之前需要加大对“时间银行模式”的宣传力度,提高公众对其的认知度,为时间银行结合社区养老建立环境基础。同时,需要由政府来主导,增加公众对其的可信度。在实施的过程中,需要建立一套完善的兑换评估机制,避免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同时,要对志愿者进行专业技能培训,在服务过程中才能为老年人提供专业、优质的服务。为了该模式能够更长远地实施,需要通过多渠道来获得资金。通过解决这些问题,才能让时间银行模式更好地被应用到社区养老之中,为我国养老事业助力。

参考文献:

[1]陈际华,姚云伟.时间银行模式在农村互助养老长效运行机制中的探索——以苏北SN县为例[J].湖北农业科学,2017,9(10).

[2]张紫薇,张云英.社区“时间银行”养老服务模式的SWOT分析[J].社会福利(理论版),2016,9(15).

[3]黄琢成.“时间银行”模式下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的研究[J].安徽行政学院学报,2017,8(01).

[4]高研,方舒怡,叶子,邱旻颐,向树林. 社区管理模式的“时间银行”探究——以重庆小正街时间银行为例[J].经贸实践,2018,3(15).

[5]祁峰,高策.发展“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服务的难点及着力点[J].天津行政学院学报,2018.5(15).

[6]黄海娜,“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的发展困境与对策[J].文化学刊,2018.3(25):20-22.

[7]史文婷.基于公共时间银行的西安市XX区“互助式”养老方式探析[D].西安理工大学,2017.

[8]汪哲.时间银行应用于社区互助养老的研究[D].首都经济贸易大学,2017.

[9]李石花.“时间银行”互助养老模式探索——基于武汉市的调研[J].产业与科技论坛,2016,08(15).

[10]赵思凡.“时间银行”引入互助养老服务的实现路径研究[D].西北大学,2017,05(01).

[11]李玲玉. 五陵村互助养老服务时间银行问题研究[D].河南师范大学,2017,05(01).

推荐内容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