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G标签 | 网站地图 现代商业杂志社-国内统一刊号:CN11-5392/F,国际标准刊号:ISSN1673-5889,全国中文流通经济类核心期刊
热门搜索:目录 企业 商业银行 影响 大数据 创新 应用 电子商务 国有企业 一带一路

区域经济

当前位置:主页 > 文章导读 > 区域经济 >

基于区位熵方法的广东省旅游产业集聚水平分析

2023-12-15 12:16 来源:www.xdsyzzs.com 发布:现代商业 阅读:

刘国华  林晓   张林云  东莞理工学院经济与管理学院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艺术学项目粤港澳大湾区时尚文化产业协同发展研究”(项目编号:2019BH141);广东省人文社科重点研究基地珠三角产业生态研究中心 (项目编号: 2016WZJD005);东莞理工学院质量与品牌发展研究中心(项目编号:GB200101);东莞理工学院首批校级新工科、新文科研究与实践立项项目(项目编号:20200258

摘要:本文利用2009年到2020年的广东省旅游产业总收入数据,采用区位熵值法分析广东省各地市旅游产业聚集聚的现状进行探究,利用区位熵和聚集度增长指数来构建竞争态模型来研究广东省各地市的旅游行业集聚现状。发现广东省整体的旅游产业集聚区位熵的平均值一直在2附近,落后于其他省市。在广东省内以韶关、梅州潮州为龙头,21个地级市已形成一定规模产业集群,区域发展存在差异。

关键词:区域熵;广东省;产业集聚;竞争态模型

一、引言

旅游行业的有效整合能够发挥获取市场资源、减少基础设施投资成本的功能,促进了市场资本的有效配置,提高了旅游行业的总体实力和效益。目前广东文化和旅游自然资源禀赋丰富、产业集群作用明显、市场化程度较高,服务体制更加完善,为文化与旅游融合发展具有较优越的环境条件和基础。自改革开放以来,广东文化与旅游业经济迅速成长,规模持续扩大,服务整体能力明显提升,在全国旅游总收入和旅游外汇收入等重点指数中连年排名全省首位。广东旅游业的蓬勃发展对广东的协调经济以及相关行业的拉动效果非常突出,对广东的经济社会建设以及文化影响力的提升作用巨大。

广东省是沿海经济发达省份,文化旅游资源丰富,因此本文以广东省旅游产业集聚现状加以研究,对比周边省市,并建立区位熵等模型,以期为新时代广东省旅游产业发展提供对策建议。

二、研究数据来源及研究方法

广东省地处南岭以东,南海之滨,下设二十一个县级市、65个市辖区、20个地级市、34个县级市、3个直辖市。截止2021,广东的常住人口约为12684万人。而从1989年开始,广东省的国内生产总值便连年稳居中国全省首位,为中国国内第一大经济省份,经济总量约占中国全省的八分之一。同时,广东省交通网络建设完善、旅游资源丰富,拥有十分显著的区位优势,2019,旅游业总收入为13740亿元,2019年广东地区生产总值的12.8%,成为推动广东省第三产业快速发展的重要力量。在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的剧烈冲击之下,广东省旅游业依然实现4526亿元的创收,占地方生产总值的4.09%。据广东省旅游局数据统计分析表明,目前广东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第131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元755处、各省市县区要点文物保护单位共5026处、我国不能移动出土文物2.5万多处、人类非遗代表作名录项目4个、非遗标志性建设项目147个、非遗标志性承传人一百三十二人、非遗标志性建设项目701个、非遗标志性承传人八百三十七人、13个国内红色文化旅游经典景点、104A级以上国内红色景区、13个省级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9个军事教学示范性培训基地、26个国家级中国红色文化旅游示范性培训基地、104个省级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数量均位居全国前列。坐拥得天独厚的旅游资源优势,地域区位优势以及底蕴雄厚的经济基础,在新时代进一步发展旅游产业必然大有可为。

(一)数据来源

为保证研究资料的准确性、严密性和研究所得出结论的准确性,全文资料将根据2009-2020年《广东省统计学年鉴》和《广东省旅游年鉴》的主要资料来源进行信息收集。在对广东的旅游产业与周围省市(福建、湖南、江西、广西)旅游产业的区位熵做比较分析时,数据整理与计算都选用周边省份(福建、湖南、江西、广西)2009-2020年的《国民与社区统计发展公报》与《统计年鉴》。

(二)研究方法

本文中使用的主要方法是区位熵分析法,区位熵是用于判断某个区域产业集聚水平的重要指数,其理论意义是将一个给定地区中行业所占份额和整体地区中的行业所占份额比较平均的系数,是能够有效确定地区内产业聚集水平的有效手段,从而判断在该地区发展进程中能否将其作为区域优势产业胡和主导产业进行开发。如果所研究地区内某行业的区位熵等于一,则可以指出该行业在本区域内的集聚发展水平,而相对于该区域内的其他行业来说,该行业在本区域存在一定产业资源优势,若区位熵低于一,则指出该行业在本区域存在比较劣势,经济实力薄弱,若区位熵低于一,则可指出该行业资源优势并不突出。本位通过旅游区域熵来衡量广东省的旅游产业集聚状况,而旅游地区熵(LQ)则代表了旅游产业的整体发展以及在该地区中的重要位置,其计算公式如下:

研究方法

三、广东省旅游产业集聚度分析

(一)广东省近年来产业区位熵变化情况

1  2009-2020年广东省旅游产业区位熵变化情况

表1  2009-2020年广东省旅游产业区位熵变化情况

从广东的旅游业整体收入及其所占GDP比例分析,旅游业将一直保持良好的蓬勃发展态势,旅游业整体收入将逐年增加,2009年的2425.88多亿元,增加到2019年的13740.02多亿元,而旅游总收入与广东GDP的比例也已从2009年的6.15%增加到2019年的12.7%2020,即使受到新冠疫情的严重影响下,广东旅游也仍达到了4528.31亿元收入,达到GDP比重的4.09%,表明了广东旅游业仍存在着很大的竞争优势,另外,由于旅游行业的特点使之相关行业规模很大,其相关行业的发展规模及其对就业市场的带动力也很强,所以在广东经济社会的蓬勃发展中,所担当的作用将更加关键。根据对区位熵(LQ)的计算分析,广东在2009-2020年的区位熵始终维持在大于一的稳定状态下,而除去2011年和2020年外,其余年度的区位熵都在二以上,且总量基本维持稳定,表明了广东在旅游行业的资源集中程度较高,行业实力也较强。

(二)广东省各地级市区旅游产业区位熵变化情况

2  2012-2020年广东省各地级市旅游产业区位熵

表2  2012年-2020年广东省各地级市旅游产业区位熵

根据2020年广东省最新行政区划,广东省现有21个地级市。从整体趋势来看,广东省各个地级市区位熵均值小于1的地级市有6个,大于1的地级市有15个,总体上看旅游产业区位熵变化比较平稳。根据2012-2020年广东省各地级市旅游产业区位熵(表2)情况,可以将广东省各地级市旅游产业的集聚水平分为3个梯队。在区位熵均值小于1的梯队中有6个地级市(东莞、深圳、佛山、中山、茂名、惠州),东莞、深圳、惠州2012-2020年的旅游产业区位熵均小于1,说明这6个低级市旅游产业集聚水平较低,旅游产业竞争力较弱,尤其东莞市与深圳市的旅游产业区位熵由2012年的0.1570.489下降到2019年的0.3850.399,旅游产业的集聚水平明显减弱,旅游业由区域优势产业演变为区域劣势产业。在区位熵均值位于1~2之间有11个地级市(珠海、揭阳、江门、湛江、肇庆、汕头、汕尾、广州、潮州、清远、阳江),其中珠海与揭阳旅游产业区域熵均值略大于1,说明旅游产业集聚竞争优势不明显,其他9个地级市旅游产业区域熵均值均大于1.1,清远、阳江旅游产业区域熵均值更是达到1.7以上,说明其在第二梯队中旅游产业集聚水平较高,产业竞争力较强。在区位熵位于2以上有4个地级市(河源、韶关、云浮、梅州),说明这4个地级市在广东省旅游产业集聚水平较高,产业竞争力较强,产业竞争优势明显。

(三)区位商竞争态模型

旅游产业集群增长指数是反映一定时间内某区域内的旅游,产业集群变动的幅度。其公式如下:

区位商竞争态模型 

3 广东省个地级市旅游产业集聚度

表3 广东省个地级市旅游产业集聚度
(四)结果分析

2009-2019年广东省旅游产业区位熵(LQ)均大于1,处于2—2.2之间,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下,2020年的区位熵也有1.8,广东省在2020年实现旅游收入4528.31亿元,约占全年GDP4%。广东省旅游产业全年收入也由2009年的2425亿元增长到2019年的13740亿元,翻了约六倍。总的来说广东省旅游产业集聚发展水平比较高,已成为广东省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之一。

就全省而言,随着经济社会发达程度和旅游资源禀赋的不同,导致了广东省各地市对旅游资源集聚的区位熵区分更加明确。位于中国经济劣势地区的深圳东莞中山等城市,对比于2013年和2019年两年的经济区位熵来说是明显下滑的,而佛山和惠州二地的经济则基本持平,不过这五地的旅游发展集聚水平还是相当低的,都是小于1,其中深圳和东莞两地的旅游产业集聚水平是明显低于其余地市的。为产业优势区和实力区的汕头、韶关、河源、梅州、阳江、潮州、广州、广州,汕尾、肇庆、清远、云浮等地,包括产业潜力区,区位熵在2019年超过1的湛江、茂名、江门、揭阳等其区位熵都在2013年与2019年的区位熵都大于1,旅游产业集聚水平比较高。在同周边省市相比较来看,虽然广东省在2009-2019年区位熵都集中2-2.2附近,虽然旅游产业集聚,但是总体上却一直落后于周边广西、江西、福建、湖南等四省市。在2009-2019年中,周边四省区位熵总体上都在增加,尤其是经济地位位于中西部的广西来说,旅游产业区位熵一直高于其余四省市,特别是2019年和2020年,分别达到了8.1114.92的高指数。

四、结论

面对广东旅游行业发展区位相对熵较滞后的状况,广东及各区市应出台合理的旅游行业人才集聚优惠政策,有效打击破坏旅游市场的经营主体,营造良好公平开放的市场经济环境,积极吸纳旅游行业龙头企业来广东投资发展壮大。同时,统筹发展广东各城市的旅游产品,进一步加强全省各地旅游行业协调发展,优势互补,促进广东省旅游产业集聚水平提高,缓解区位熵停滞的情况。另外,需要发挥潮州,云浮,梅州,河源,韶关,广州等地丰富的观光产品资源,带动了各地观光产品的均衡开发。针对中国其他省份的发展高度集聚性,,广东也需要将强化旅游名牌打造,促进各地特色旅游品牌化,提高广东的国际旅游推广影响,进一步提高我省旅行发展产业聚集的程度和水平。

参考文献:

[1]谭翔.产业集聚对旅游经济高质量发展的空间溢出效应及门槛研究[D].贵州财经大学,2022.

[2]王宏婷.基于区位熵视角的湖南省旅游产业集聚度研究[J].市场周刊,2021(08):44-46.

[3]杨小杰.县域旅游产业集聚对经济增长的空间溢出效应研究[D].广西大学,2018.

[4]王恩旭.城镇化进程中旅游产业空间集聚与城镇化水平评价研究[J].经济研究导刊,2018(04):152-154.

[5]李航飞.广东省山区五市旅游业集聚水平与效应分析[J].韶关学院学报,2017(07):43-47.

[6]李航飞.广东省旅游产业集聚水平与效应分析[J].云南地理环境研究,2017(02):9-16.

[7]余华荣,曹阳,周灿芳,刘序,雷百战.广东省休闲农业旅游产业融合发展的现状与对策研究——以广州市从化区为例[J].广东农业科学,2016(12):186-192.

[8]薛莹,应畑畑,刘婷.广东省旅游产业广域空间集聚分布特征及其影响因素分析[J].世界地理研究,2016(06):138-147.

[9]刘少和,梁明珠.环大珠三角城市群游憩带旅游产业集聚发展路径模式——以广东山海旅游产业园区建设为例[J].经济地理,2015(06):190-197.

推荐内容
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